中環High Tea——放寬社交距離無期是變相攬炒

  特區政府在香港爆發第四波疫情後,在去年十二月初收緊一系列社交距離措施,備受影響的是飲食業、按摩業、體育業、美容界等等。復業無期,這些行業的從業員乾着急、等復工,放寬社交距離措施無期,對這些打工仔而言,是變相攬炒,特區政府的官員們能夠體驗到他們生活之苦嗎?

  第四波疫情自爆發以來,每天的新增確診數字徘徊在雙位,以至三位數字,但未見飆升至超過二百宗新個案一天。過去兩個月,有低位的時候,如上周六的不足三十宗,也有最高單日有接近一百二十宗的個案。

  疫情反覆,特區政府有甚麼對策?除了繼續大幅收緊社交距離措施,等待疫苗到港打救,最近一周推出了小區強制性檢測。新招數推出,結果在小區找出了十幾宗陽性個案。這一次小區強制性檢測,更加入了禁足的安排,是另一項新嘗試。小區強制檢測加禁足,其重要性不僅在於要在小區中找出隱形個案,亦間接測試到市民對強制性檢測和禁足的接受程度,大家可視之為一個強制全民檢測的試驗計劃。過去,特區官員總把強制檢測不可行掛在口邊,今天看看小區強制檢測的成效,官員們還可以否定全港強制檢測的可行性嗎?

  為了疫情不進一步惡化,特區政府採取了不管打工仔死活的獨步單方,不斷將收緊社交距離措施每星期延期一次,有如是一個拖得就拖的防疫安排。對被迫停工的商戶和打工仔而言,這種不知幾時可以復業和復工的政府措施,何異於攬炒他們?無工開、無糧出、無飯開之苦,特首以至三司十二局的局長和高級公務員會感同身受嗎?

  也許我們的官府正在癡癡地等,等疫苗來到香港,他們以為有疫苗可以接種,香港人便可以重見天日。這種想法有幾天真!接種疫苗是人人都樂於參加的嗎?根據港大醫學院在上周公佈的調查指出,近期港人接種疫苗的意願日漸下降,由去年十一月有超過六成受訪港人有意接種,跌至上月最低僅有不足一半受訪者願意接種,而本港亦是在有同類調查的國家及地區中,最少人願意接種疫苗的地區。在這種社會氛圍下,官府若只想靠着疫苗打救香港走出疫情,是否有點癡心妄想?

  香港要走出疫情,放在特區政府面前有四個可能性。首先,病毒可以自動消失、減弱;其次是繼續實行高度嚴格的社交距離措施;其餘兩個可能性是強制性安排。這兩個強制性安排之一是強制全民檢測和禁足,以達至清零,再輔以日後有小型爆發便進行小區強制檢測和禁足;另一安排是強制全民接種疫苗。

  在這四個可能性中,病毒會自動消失,相信要靠神蹟。無限期實行嚴格社交距離措施,是攬炒香港經濟。餘下的強制全民檢測和強制全民接種疫苗的方法,哪個更可行?做檢測有副作用嗎?入侵性會高於接種疫苗嗎?哪個方法較有機會成功?特區政府有探討、有考慮、有能力、有意志去執行嗎?

  抗疫不是說了便當作做了,市民不想香港經濟被攬炒,不想無了期店舖關門、無了期在家工作、無了期失業等救濟。我們希望特區政府的領導和官員們拿出意志,坐言起行去抗疫,而不是坐在辦公室內紙上談兵、慢慢揣摩。在疫情下官府若不能急市民所急,只會失信於民。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