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大狀公會有個自決派主席

  香港大律師公會今年初改選,結果選出了個自決派夏博義做主席。他毫無保留支持自決,更曾發表支持西藏自決、甚至是指向西藏獨立的文章,大狀公會上上下下的成員是否知道這個事實?大狀公會在他領導下,會否是一個倡議香港自決的組織、會否因此而違反《港區國安法》?他在上月當上主席後即力倡《港區國安法》不符合法治精神,提出政府要修改或限制《港區國安法》的運作,這是否緣於他自己的政見立場?

  香港大律師公會一向自稱講程序公義,這一次主席選舉是否一場黑箱作業的戲碼,以暗度陳倉的掩眼法去蒙蔽大部份會員,特別是那些毫不政治化的會員?這一次選舉到底是怎樣選的?

  根據《星島日報》的獨家報道,夏博義是獲得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及駱應淦的共同提名,參選大律師公會主席,並在沒有競爭對手下或反對票下,在一月二十一日成功

「當選」,是自動當選,不需拉票!在大狀公會的兩大資深大佬提名加持下,夏博義就這樣登上主席之位。大狀公會眾多會員有關心過這個情況嗎?有了解明白夏博義的背景嗎?

  夏博義走馬上任,英國傳媒便爆料,稱他為了香港工作,即時辭任英國牛津市議會議員一職。這位主席原來在英國是從政的,雖然不是一線國會議員,也是一個二線政客,這個背景,李柱銘、駱應淦在提名他參選時,有向會員披露嗎?東窗事發,傳媒去問兩人是否知情,他們只以「不作評論」回應。駱應淦聲稱,「我今天才知到資料,所以無可置評」。若不知人家底細而提名人家去做一個香港重磅級專業組織的主席,是否有點令人難以置信?若不是求求其其,胡亂提名,是否實情是別有考量?駱應淦是否欠全體大狀公會會員一個解釋?

  大狀公會主席過去對香港司法、法治議題的講話,舉足輕重,選舉主席是可以這麼兒戲的嗎?夏博義對自己的政治身份如何自圓其說?他說:沒有條文規定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參選人不得有任何政治聯繫,亦沒有規定參選人申報自己的政治背景或立場。這一個辯解,公會會員收貨嗎?當你們的主席是一個自決派,以至是疑似藏獨倡議者時,你們還會讓他自動當選嗎?

  大家若要知道夏博義的自決、藏獨論述,可追溯至二〇〇八年英國《金融時報》一篇由他撰寫的評論文章。據《金融時報》指出,這篇文原本稿投香港律師會的刊物,但被律師會評為政治上太敏感而被拒登,結果《金融時報》幫他刊登一個精簡版。十多年前積極支持自決獨立的一個政見激進政客,今日登上大狀公會主席的高位,還因這個位置自動成為香港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成員之一,能夠有份參與決定香港法官的任命。一個自決派可以影響香港法官的任命,何其難以想像!香港人至今應該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我們能不對這個任命說不?

  事態嚴重,大狀公會執委採取完全迴避態度,不出來交代。夏博義、李柱銘、駱應淦,你們這些尊貴的大狀們,一向高舉程序公義的旗幟,這一回在選舉中隱瞞夏博義的政治聯繫、自決和親獨的政治立場,你們有捍衞程序公義嗎?你們真的可以不把夏博義和選舉有關的所有資料公開?你們若繼續黑箱作業,是否是對事件對公會的傷害置之不顧?

  假若公會會員不跟你們追究,特區政府也必須要行動。夏博義絕對不能繼續留在香港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內,特區政府必須要採取行動,按程序取消他的任命。有這種政治背景的人留在推薦委員會內,絕對是香港一個禍心!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