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政變圖謀可以止步了

  二○一九年的反修例運動,演變成一場黑暴運動,香港傷痕累累,北京將這一場運動視為政變,如何應對?昨天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把中央政府整套思維詳細地陳述了,任何試圖在港播種政變種子的集團,可以見到的是一個行人止步的圖像,任何圖謀,難望可以開花結果了!

  夏寶龍全面講述了「愛國者治港」的標準,這個標準不單適用於包括行政會議、立法會和區議會的政界,還包括了政府架構中的一些重要權力機構。夏寶龍列出的五大原則的第五個原則說:「必須有健全的制度保障。『愛國者治港』必須落實在制度上。要完善有關制度體系,拿出管用的辦法,確保特別行政區行政、立法、司法機構的組成人員以及重要法定機構的負責人等,都由真正的愛國者擔任。重要崗位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反中亂港份子佔據。」這一項標準適用於司法機構的組成人員和重要法定機構的負責人,是在人事任命上劃了一條清晰的紅線,其詳細影響有待評估,但相關機構今天的負責人,將肯定要以「愛國者治港」的標準納入人事任命的考慮之列。

  在夏寶龍的講話中,愛國者的定義非常清晰,毫不含糊,他先引述鄧小平提出的,「很寬泛的」論述:「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穩定。」從「尊重自己民族」的要求看愛國者的定義,「自己民族」必然是中華民族,以此為基礎去評估未來人事任命的要求,會帶來一些仍然有待澄清的問題,包括立法會議員還能否擁有外國國籍的問題。

  現時立法會十二個透過功能組別選出的議員,可以是非中國籍的永久性居民或在外國有居留權的永久性居民。根據夏寶龍昨天詳列的標準,這個北京在回歸前願意在立法會議員資格上作出的特別安排,還可以延續嗎?除了立法會之外,愛國者標準也要應用於司法機構的組成人員,那麼有權決定法官人選的香港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成員是否要受此標準規限?另外,重要法定機構的負責人,是否也包括本港八所大學的校長和校董會主席?是否也包括所有法定管理局的主席和行政總裁等等人員?現時大學管理層和政商界出掌政府法定機構的主席或行政總裁人員鮮有非華裔人士,但他們當中有幾多人是外國護照持有人,他們的任命會受到影響嗎?

  昨天,夏寶龍將治港者的要求清楚明確地說出來,是一個九七回歸後重新上路的格局。標準現在是正式的,官式地列出來,不容有任何曲解的餘地,不再有寬鬆的解讀,下一步是特區政府如何把標準落實。香港這個變局已成定局,香港反對派以為《港區國安法》在港實施是變天,他們可曾想到變革可以如此廣且深?今天,他們會否悔不當初?跟着人家的指揮棒去搞一場禍港的政變,結局是令自己終身出局,是否始料不及?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