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周庭加油!

  曾經,「周庭加油」是否是讓她感到振奮的頌聲?今天,「周庭加油」是否已變成了刺耳喪音?

  在本周二,周庭和她的戰友、同是香港眾志成員的林朗彥,就二〇一九年六一二包圍警總一案,向高等法院申請保釋等候上訴,但法院在庭上透露,案件將轉往上訴庭審理,法官並沒有透露轉介的原因。

  據報道,在休庭期間,周庭在犯人欄內和代表大律師交談後,神情哀傷,脫下眼鏡和拉低口罩,一邊拭淚一邊抽泣。兩人交談後,代表周庭的大律師撤回保釋的申請。散庭時,聲援周庭者中有人說:「周庭加油!」對此,她沒有回應,只繼續低頭拭淚。今天的周庭,與過去敢言敢做,意氣風發的她,大相逕庭,飽受牢獄之苦的體驗,相信是她改變的主因。

  聲援的人,高呼「周庭加油」,何其容易。他們叫幾句口號,便可以回家吃飯、睡覺,過正常生活的又一天。但未獲保釋而要繼續面對鐵窗生活的周庭,「加油」兩字,還有何意義?

  較早前有報道說周庭的facebook貼文,透露了她在獄中精神和身體狀況吃不消,不過她有希望可以提早在六月出獄。獄中生活,不是去度假區住幾個月,當周庭和她的戰友年前義無反顧地去參與黑暴抗爭運動時,可曾想過今天要過着垂淚度日的日子?曾經被捧為女神,今天她明白這種威威水水的風光背後,代價會是如此沉重?

  曾經,香港有些人對違法達義的抗爭,熱烈炒作,鼓動如周庭這些年輕人走在最前線去衝擊法治,這些人包括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黎智英等等。四人中,朱耀明避過了入獄的一劫,但今天看到如周庭等年輕人被定罪入冊,嘗盡牢獄之痛,他可曾有痛悔自己當年的不當,誤導一群入世未深的孩子,去做他們自己不會以身試法去做的激進行動?人家的孩子跌入這個深淵,他和其他如戴耀廷等暴亂推手知道周庭等入冊者今日的狀況,有自責嗎?

  在今天執法機關以嚴正執法而非姑息容忍的態度去處理二〇一九年反政府運動以來的大大小小案件,「周庭加油」和「XX加油」已經變成一些蒼白的口號,毫無感召力。還能夠回頭是岸的孩子們要醒了,違法達義是一條陰暗的末路,只有痛苦,沒有光榮。周庭為你們展現了最殘酷的現實,你們要與這一條歪路徹底告別,才是正道!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