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人家孩子上戰場 自己孩子上課忙

  因參與去年七月中「35+初選」而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的五十五個泛民主派人士,在去年不理《港區國安法》已經生效,仍然不顧一切全力推動和參與那一場立法會初選,當時他們腦海中有否掠過一絲意念,意識到初選是有問題的?是有可能令自己墮入法網的?

  細看這幾天那四十七個被起訴人士在法庭為申請保釋而經歷的一番折騰,他們當時肯定沒有想到自己會在今天陷入這麼一個情景!

  這一群人這幾天有幾難堪的經歷?大家也許可以看看一些例子。身為大律師的被告劉偉聰在周二自行陳詞時說,自己「污糟邋遢,衣冠不整」,因為「三日無沖涼,三日無洗頭,三日無換衫,原來失去自由係會禠奪個人衞生,甚至禠奪個人儀容,甚至禠奪咗儀容所帶來嘅自信」。然後他承諾以後不會參與任何等級的選舉,及與選舉有關的遊行、論壇等。聽完劉偉聰這一番話,大家有否覺得他有很明顯的悔不當初的心態?

  劉偉聰現在剛被落案,由於案件涉及人數眾多,法庭需要進行馬拉松式的聆訊以處理所有人的保釋申請,因此劉偉聰和其他人仍要被收押等結果。這些人在過去幾天只是身處法庭和收押所,若他們已經覺得吃不消,他們可會想到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等已經在獄中服刑的年輕人會有幾難受?他還能有怨言嗎?若是幾日無沖涼便已經覺得受不了,周庭等人經歷的又是甚麼?

  被扣押、被還柙要離家而居,不是去酒店Staycation,是會失去自由,是會有不便的。違法達義不是口輕輕講出來的口號,當他們選擇了這條不顧法律的抗爭之路,他們必要知道的是刑責不會因他們是講民主的人,便可以讓他們凌駕法律。劉偉聰是一個大律師,若果當時他沒有想清想楚後果的話,今天可以怪得了誰?

  在過去幾天被起訴的人,大部份都是成年人,是從政的、搞社運經驗豐富的人,當中也有年輕人。然而,在這一群年輕人當中,還有過去已被控、定罪、並已入獄的年輕人當中,沒有一個是這次被控的政界、社運界老鬼的子女,這些人的兒女,完全沒有參與他們向人家孩子高度推介、鼓動參與的運動,何解?若他們看為好的東西,為甚麼不把自己的孩子也拉入去參與其中?是他們其實都心中有數,知道違法達義並非絕無風險,自己的孩子最寶貴,當然要讀書為重,因此自己一定不會推兒女上戰場了?不想自己的孩子被扣押、被還柙,而推人家的孩子落深淵,這種失德、失智的所為,能不令人氣憤?

  人家孩子上戰場,自己孩子上課忙,必然是這一群搞運動的人的宗旨,不過天理循環,今天他們終被落案起訴,人家孩子痛苦的經歷,他們也許有一天也要親身體驗一下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