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忠誠廢物

  香港的建制派有沒有「忠誠廢物」?「忠誠廢物」這一個標籤,最近惹起了一些爭議,提出「忠誠廢物」的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他在報章撰文稱在未來政改後的新制度下,建制派會得到更多席位,因此對他們的要求也升級,更指中央需要的「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而是「賢能的愛國者」。此語一出,建制陣營的葉國謙直言對這說法很反感。葉國謙是局中人,有局中人的感受,但市民呢?市民是否同意有「忠誠廢物」存在呢?

  立法會中有建制陣營和反對派,過去十幾年,差不多是反對派獨領風騷。反對派拖議會後腿,搞拉布、搞流會,更癱瘓議會。他們在主導輿論和設定議會議題上佔盡優勢,建制派在議會內議席佔大多數,但反對派在議會內外提出的觀點,倡議的行動,很多時都以壓倒性的姿態蓋過建制派,造成了建制派有票仍輸、要節節後退的格局,何解?

  建制派票多勢弱,也許從葉國謙反擊田飛龍的一番話可以略見端倪。葉國謙指出建制派在議會內佔多數,不代表可以任意而為。他說「愈是佔多數,你一打橫嚟,社會反應好大;相反少數派發爛渣,社會容忍度會很高」。他又說,泛民在地區直選成績往往贏過建制,「你人數比較多,對家指其民意授權比你大,這個矛盾吵來吵去解不開」。

  葉國謙上述的兩個觀點,是否反映了他或其他的建制派成員,可能都自覺自己比不上反對派,因此言論,行動都有忌諱,不會大聲倡議建制派要推動的政策措施,也不敢大力鞭韃反對派的無理廢話?若建制派中人真有此想法,他們可有想過自己其實已經間接認同了反對派刻意矮化他們的論述?是自覺自己是二流、三流的議員,資格、質素都不及人家?

  香港人是否都無條件支持反對派?近年他們在議會上散播的無數廢話,是不能大聲反擊嗎?市民不會要求建制派「打橫嚟」,市民要求的是建制派要實事求是地做事,不需要打橫嚟。建制派力倡並推動的政策措施若是從市民的福祉為出發點,市民不會去問支持這些政策是由直選或是間選議員促成的。

  今天有些建制派中人的心態,有如特區政府的一些高官、首長,只重民望,不想有負面新聞,只想有正面形象,不要被人家批評。大家評估要不要講話、要不要做事,先想想所言所做會否引起負評,然後才決定講與不講、做與不做,這種心態是讓自己被民粹思維牽着走,失去了獨立判斷的能力。

  任何政策建議,不會是完美的,總有一些環節被人批評,而具爭議性的建議,更加會吸引方方面面的質疑。有能的從政人,就是要有能力面對挑戰,承擔壓力去解釋、倡議利民、合理的政策,換言之,推動某些政策若會得罪政府或巨富財團,也要有一力承擔的決心。今天建制派有幾多人具備這種素質?建制派是否也要自我檢討?田飛龍的「忠誠廢物」用詞也許過火,但他所提出的批評卻是不無道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