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忠誠廢物與扮忠誠的假人

  在政海浮沉,大家會見到不同的人。除了有田飛龍口中的忠誠廢物之外,還有扮忠誠的假人,更有不忠誠的庸才,這些人長時間游走於本地政壇,大家問香港為何會弄至今天的田地,就是本地官場、政壇有不少這幾類人。

  忠誠廢物可解讀為是真忠誠的人,但辦事能力不高,沒有判斷力、沒有想法、不懂審時度勢講策略做應該做的事,充其量有能力做「反應堆」,反對派推出議題,搞出大龍鳳,他們便跟大隊出來講一些回應的說話,基本上是一堆等出糧讀劇本的人。

  不忠誠的庸才就真的是舉目皆是,哪一群將香港過去二十多年爭取民主政制發展一舖清袋的泛民和本土派,以及一些書未讀完要搞革命的所謂政治素人就是這類人。他們就是一群逢中必反,堅拒香港回歸中國,跟着英美指揮棒在港搞攬炒的愚人。這些人斷送香港幾十年來的民主努力,不是庸才是甚麼?

  至於扮忠誠的假人又是甚麼人?真有這些人嗎?扮忠誠顧名思義就不是真愛國,口中愛國,心中也許另有所屬,又或者還未弄清楚心繫誰家,總之是對中國無甚感情,但又要坐在中國的發展列車上搵着數的人,他們其實都只是扮忠誠。為何是假人?因為他們說話要好聽,讓人覺得他們有料到,為中央所器重、會為中央說話,更可能被其他人視為是超級連繫人,可以在建制派和反對派中遊走搞和解,兩面都吃得開,但事實他們只是對人講人話,對鬼講鬼話的偽善之徒。這些人在香港政壇和官場有嗎?當然有!

  三種人,哪一種殺傷力最低?當然是忠誠廢物,因為不做事,可以造成的殺傷力一定是最低的了。不忠誠的庸才,既是庸才,應該難有殺傷力,但庸才之為庸才,就是毫無判斷力,樂意做人家的口和手,講他國精英為他們設計的對白,出心出力搞他國人員制訂的策略去破壞香港、危害國家安全,因為他們的無知,令全香港的民主發展一舖清袋。這等人的殺傷力,不來自他們自身,而是來自他們幕後的推手。至於扮忠誠的假人,可能不是最有殺傷力的,但卻是最危險的一群,因為大家不知道他們幾時是說真的,幾時是假傳聖旨的,幾時真是有料的,幾時說的是流料。他們以為自己是兩面討好,但結果是兩面不是人。這種人在太平盛世時,的確可以混一口飯吃,但近日北京對香港的要求是從政者要旗幟鮮明,說話不含糊,做事不拖泥帶水,要有承擔落實支持中央政策,甚至是瞓身推動政策,而不是要他們繼續扮有力與反對派同行去搞個人公眾形象。在「愛國者治港」的旗幟下,未來想繼續做假人的人,將會完全失去立足點。

  香港今天走到政制全面改寫這一步,未來政治、社會、經濟的發展可以如何推動和走下去?走下去可以靠誰?當然不是靠忠誠廢物,也不是靠不忠誠庸才,更不會靠扮忠誠的假人。香港未來要有希望,要有能人、賢人做事,北京要的是忠誠的能人,賢人,但這類人,何處尋?香港有幾多這些人?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