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Hea住參政時代已告終

  對香港的建制派而言,當前政制全方位的改革是怎麼一回事?踢走攬炒的反對派便一天都光晒?建制派要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甚麼?不是別人,完全是自己,因為Hea住做、只講口號,不做實事、只知批評,不懂獻計、只識開會的Hea法參政已經Game Over,玩完!

  香港參政、議政、施政的水平在過去二十年節節下降,因為只講破壞、不求建設以達到矮化香港特區政府管治的反對派,主導了香港的施政方針、施政手法、施政議題,令我們跌落了一個鼓吹投訴、埋怨、破壞的劣質政治、社會文化的深淵。批評是最容易的,鬧完人便可以起身行人,毫無建樹,被鬧者也毫無得益,這就是香港今天的政治文化、社會文化!

  特區政府過去二十年施政失衡,建制派有幾多責任?對反對派口號式的謾罵,建制派除了有反應式的還拖之外,有幾多人有細緻地在有矛盾、有敵對的處境下,尋找令施政可以前行的出路?有獻計嗎?有幾多人會「冒險」大聲說反民粹的言論,去推動一些可以令社會發展、前進的實話,而不是讓反對派全方位牽着建制派鼻子走?

  未來政壇新局面,是建制派已經可以取得主導地位,去為特區政府施政設定能夠急市民所急的議題,而不是坐等特區政府推出政策措施。建制派如何合理地、有效地主動出擊令政府施政更貼地,是議員、是從政者發揮監督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而監督政府的實體,不是只知對官員謾罵、侮辱官員便為做好件事,這是反對派非常不要得的嘩眾取寵議政、論政手法。批評政府要言之有物、有根有據,更要做得到不是只批評、不建議,鬧完人後,要能提供更佳的做法去完善政策,優化管治。就此,建制派會做得到嗎?做不到是水平低,想不到?是懶於思考,不求甚解?是有利益集團的考慮,所以無計可獻?若上述情況真的反映了一些建制派從政者的情況,這些人最好不要再參選了,因為香港不需要你,空口講白話的世代已經告終。香港未來需要的是有想法、有魄力、不受利益集團左右、有承擔的從政者,若想繼續渾水摸魚去混一口飯吃的人,可以退矣!

  迎接未來,香港要面對的是一個重大變革的格局,除了政治體制的改變,人腦的改變,包括從政者的思維、心態和要竭力承擔從政責任的決心等等,都要改變。若有人還未能看出這個大局的需要,還未有準備要自我增值配合新世代,就是走向一個自我淘汰的終局,香港真的不需要你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