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地產商要應戰了

  未來的一段時間,香港會面對的重大變革,除了是政制安排,還有房屋樓價的問題。北京為特區政府和本地建制派打分,解決高樓價、缺居所的難題,必然是高踞榜首的評分題目。短、中、長期的土地房屋政策必有大修正,長期左右樓價、壟斷市場的地產商要應戰了!

  來自北京、必須要處理香港房屋問題的訊息,最近已經無處不在,針對「地產霸權」的聲音也此起彼落。最新一例是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在前晚發出的一篇題為《安得廣廈千萬間》的長文,劍指「地產霸權」窒礙香港發展,更不點名批判前特首曾蔭權助長「地產霸權」,在任十年期間,完全放棄開拓公共房屋土地儲備,累積公屋輪候冊二十八萬宗申請,全港劏房戶二十一萬人,對社會為害深遠。吳秋北問:「這位特首在為誰打工?」

  現在去深究曾蔭權為誰打工其實無補於事,解決房屋問題是未來的土地規劃。吳秋北的文章,提出了一些很有參考價值的數據和情況。他說:「現時香港用於私人住宅土地只有二十六平方公里,而用於公屋用地的則有十七平方公里,低密度的鄉郊居所竟佔去三十五平方公里。要讓香港普通市民的居所增加一倍,不過就是多找四十三平方公里(私人住宅用地+公屋用地)的土地,佔整體土地也只是百分之三點八!但諷刺地,作為全球最發達城市的香港,農地竟有五十平方公里,佔整體土地百分之四點五。地產霸權打手和文宣用盡各種藉口、名堂阻止住宅土地開發,每塊土地都能找到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能起樓』。」這幾組土地數字不過是簡單數字,但拼合在一起,已完全暴露了香港土地規劃的荒誕之處,這到底是特首、官員的問題?還是「地產霸權」的問題?

  文章引述的另一組數字,是香港的郊野公園用地。全港土地面積約共一千一百平方公里,郊野公園面積便佔了四成、即是約四百四十平方公里。吳秋北說,只要在這大片土地找到百分之十生態價值低的土地用作興建房屋,即是約四十四平方公里,香港人均居住面積便可以翻一倍,市民面對的居住問題便可大大解決。吳秋北這個說法,也是事實,為甚麼特區官員對此事實,一直視而不見?

  在香港一地難求,似乎是我們的社會共識,大家都相信覓地甚難,因此對過去二十年樓價不斷飆升,香港人似乎都無奈地接受了。然而,看過吳秋北引述的數字,大家的想法會改變嗎?開發土地真的有難度嗎?一成的郊野公園土地已可以解決燃眉之急,特區政府和建制派議員還能將這一土地方案束之高閣,視而不見?

  在二○一七年十月十九大開幕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宣讀的政治報告提到房屋問題時,他說:「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讓老百姓可以安居樂業的指導思想,相信是香港房屋策略的未來方向。在三月初,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北京接見港區人大代表及特首林鄭月娥時說,住屋問題急需解決。他指出,控制樓價升幅和大幅增加房屋供應,早已是香港社會共識。韓正更批評特區政府和建制派,認為他們「以為自己過往做得不錯,可以沿用這種作風的話,那顯然是大錯特錯。」「大錯特錯」是極嚴厲的批評,特首和建制派聽到了嗎?

  從「房子不是用來炒的」這一主導思想來看,香港未來的土地和房屋政策可能也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到時誰要接招?是特區政府?是建制派?是地產商?我們拭目以待!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