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政府抗疫有心魔嗎?

  特區政府抗疫有心魔嗎?香港有條件可以盡快擴展「回港易」計劃,讓從內地任何地方返港的港人可獲豁免強制隔離的要求嗎?

  近日有來自北京的一對父母在從北京來港的航班上,問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為甚麼只是香港人從廣東回港不必隔離,所有其他人從全國任何其他地方去香港都要隔離?香港不知道北京已經沒有疫情嗎?」

  「香港不知道北京已經沒有疫情嗎?」問得多好!其實全國的疫情已經是長時間近乎清零的狀況,全國只有香港還在大力抗疫中,我們知道嗎?

  根據內地的統計,北京自一年多前疫情爆發後累計的個案總數有約一千宗,但現有個案只是三宗。廣東的累計個案總數是二千二百多宗,現有個案是二十九宗。澳門累計個案總數是四十八宗,現有個案是零宗。至於香港,累計的個案總數是一萬一千四百多宗,現有個案約二百宗。香港特區的疫情比北京、廣東省和澳門嚴竣得多,廣東省的數字比香港低得多,北京和澳門的個案數字就更加低。在這些數字的基礎下去審視香港的強制隔離政策,我們不難看到有很大的邏輯問題。

  今天香港針對內地的強制隔離的要求,是內地抵港的內地居民都要接受十四天強制檢疫,但廣東省和澳門的香港居民回港可豁免十四天強制檢疫的要求。在北京、廣東省、澳門和香港四個地區中,香港疫情是最嚴重的,為何我們會要求從北京來港的人士要強制隔離兩個星期?我們是按地域的遠近決定隔離政策,因此來自廣東省和澳門的港人可獲豁免?如果不是按地域遠近的話,豁免隔離又可以按甚麼準則?疫情的嚴重程度應否是一個準則?特區政府有沒有解說過呢?

  香港今天針對內地來港人士,包括港人的隔離政策,是去年十一月底的修訂安排,當時提出了「回港易」的安排,讓從廣東省和澳門的香港居民可享受豁免,不需強制隔離。今天,內地疫情已經全面受控,香港情況則仍然反覆,要擔心兩地人口交流會出事的不應是香港,而是內地。香港有未知源頭的個案,有隱形個案,不知如何追蹤。反觀內地,他們的防疫健康碼應是有效的認證,讓港方可以評估入境者風險。特區政府能否以此基礎,考慮豁免一些內地來港人士的隔離安排和要求?

  昨天,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終於表態,說政府將研究擴大「回港易」計劃,包括容許所有內地經機場回港的香港居民,透過「回港易」計劃返港,這是遲來的檢討,但遲做總好過不做,而若要做,會否可進一步考慮不是港人的內地居民也有類似「回港易」的安排?在內地居住的港人與內地市民在同一個地區生活、工作,在防疫的角度上,港人和非港人不應有分別。如果政府擔心將計劃擴大至適用於非港人會有大量內地人湧入香港,可以設限額或其他的額外準則去控制人數。今天特區政府願意作出這個考慮嗎?如果政府不願意作出這樣的考慮,是怕有港人反對這是變相通關讓內地人自由來港?如是怕的話,這是否政府的心魔?

  抗疫應該以科學為基礎,其實今天縱使香港放寬內地人來港不需隔離,很多內地人恐怕也不會來港,因為人家怕的是來港後染疫機會較大。香港要重啟經濟,中港兩地能通關是關鍵,我們若今天還未能為將來全面通關訂下路線圖和一個粗略的時間表,重啟經濟將會只是一個口號,這絕對不是香港人願見的局面!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