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把區議會當P場

  排排坐,飲番杯,不是在酒樓餐廳,也不是在酒店會所,而是在區議會!這件事發生在深水埗區議會,在本周二早上九點半開會,前公民黨成員伍月蘭和民協何啟明等四個區議員,在開會時,拿出一枝紅酒並倒在水杯中後,碰杯飲酒,不亦樂乎。區議會會議室是否變成P場?

  今屆區議會亂像無數,議員開會飲番杯都可能是第一次。當飲酒者被另一個區議員民建聯的劉佩玉質問時,伍月蘭稱「飲嘢唔得呀?」當劉佩玉再問主席楊彧開會是否容許飲酒時,楊彧晦氣地說:「我唔會禁止囉,我唔會禁止囉,好冇。」飲酒的都是泛民陣營或自稱獨立的議員,另外兩人是公民黨周琬雯和另一位曾在去年參與民主派初選的議員劉偉聰。主席楊彧則為民協署理主席。開會飲酒得唔得?市民點睇?

  周二的深水埗區議會會議,主打議程是討論二○二一至二○二二財政年度深水埗區議會撥款分配建議,還有要討論關注二○二○至二○二一財政年度多個工作小組決定的活動未能展開,要求區議會秘書處恆常提供深水埗區議會撥款使用最新報告,以及要跟進保育主教山配水庫工作小組報告。要飲番杯的議員,是否因為討論的題目實在太枯燥,所以要在晨早開會時借酒精刺激一下思維,等腦袋運作得順暢一點?

  議員公然在開會時飲酒,反映的是態度問題。可能這些議員飲酒都當作家常便飯,飲幾杯唔會飲醉,就如主席楊彧說,他見不到任何舉措會影響會議進行,反而斥責有議員耽誤討論民生議程時間。作為主席,楊彧縱容區議員在會議上飲酒,只欠自己沒有飲埋一份,深水埗區的選民知道嗎?若知道的,會有甚麼反應?議會如食肆,有沒有失議會討論嚴肅事務的體統?

  香港區議會的亂象,自二○一九年區議會換屆選舉後一次又一次在不同地區出現,有些人將區議會當作遊樂場,喜歡玩乜就玩乜,無視規則操守。泛民陣營議員以英國馬首是瞻,逢英必撐,他們可知在英國國會開會時,飲食完全被禁止,唯一獲批准的是喉嚨不舒服時可以濕一下喉嚨,只此而已。公然把酒樽放在會議桌上自斟自飲,真是匪夷所思呀!

  人貴乎自知、自重,每一位區議員每月從納稅人身上拿取逾四萬六千元薪酬和營運開支,區議會主席單是薪酬已是每月七萬元,他們懂得尊重市民、尊重自己的工作嗎?把區議會當P場的人,請你們離場吧!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