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發放假消息要承擔後果

  甚麼是殺紅了眼,無法無天?看看兩個反對派現任和前議員在二○一九年胡亂明屈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的事件,便可知當「勝利」沖昏頭腦時,有些人是可以不顧一切做鋌而走險的事。

  昨天,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黃偉賢和本土派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聯合刊登了一個道歉聲明,指出兩人在二○一九年七月中和下旬分別先後在網絡電台節目及社交平台引述內容,指責麥美娟在七月十八日屏山鄉事委員會的就職典禮上「稱讚元朗鄉親驅趕示威者,還稱她形容示威者為『曱甴』。」兩人在道歉聲明各有表述,黃偉賢稱當時因記錯麥美娟在上述就職典禮上所說的言論而向公眾及傳媒引述錯誤的內容,對麥美娟的聲譽造成嚴重影響,黃偉賢承認做法不適當,就此向麥美娟作出至誠的道歉。朱凱廸則表示對於自己在沒有求證黃偉賢引述的言論是否屬實,就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專頁製作圖像及宣傳單張轉述失實言論,並廣泛發佈,誣蔑麥美娟,他承認自己散播失實言論的行為極不負責任,嚴重影響麥美娟的聲譽,因此亦向她致歉。

  自認自己作出和散播失實言論,是極之嚴重的事,兩人當時不假思索地去誹謗麥美娟,真的是無意的嗎?今天認錯,是否為求止蝕,而不是真心認錯?

  二○一九年七月,香港黑暴運動被推到高峰,當時反對派議員的氣焰一時無兩,挾着當年六月有兩場反修例大遊行有逾百萬市民上街撐反對派的聲勢,反對派明顯自以為無論他們做甚麼事都有民眾支持,說甚麼言論,都有市民相信,於是想做就去做,想講就去講,在他們當時的心目中,並沒有做錯事,講錯話是有後果的概念。在他們心目中,他們說了就算數,他們是凌駕法律之上的。

  反對派這種霸道欺凌的做法,當時大行其道,無人夠膽追究,因為反對反對派,反而會引發反對派支持者排山倒海的狙擊。很多人為息事寧人,都是敢怒不敢言。不過就朱、黃兩人誣蔑麥美娟事件,麥美娟沒有啞忍,反而入稟控告朱、黃誹謗。朱、黃兩人昨天的聲明,明顯是怕輸官司,因此願意公開道歉以求和解。誹謗案以和解告終,體現了說話不可以亂講這個硬道理。

  朱、黃兩人在二○一九年不查證事實,隨意發放假消息,有為黑暴運動火上加油之嫌。然而,當年胡亂發放假消息的又何止是朱、黃兩人?當年社交媒體充斥着海量的假消息,很多人對散播謠言無後果這種說法深信不疑。事實上,直至今天,網上多假話的網絡文化幾乎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份。要遏止這種不負責任的歪風,特區政府實在有必要認認真真考慮立法規管假消息、假新聞。容讓假消息隨意散播,不是捍衞新聞自由,而是摧殘新聞自由,假消息氾濫,是會淹沒真消息的,市民得到的若都是假資訊,對市民而言,只有百害而無一利,無助市民判斷社會的實況。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