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蘋果》謝幕

  《蘋果日報》昨日向員工發出通知,董事局在開會後,就發薪一事,決定去信要求保安局,申請要求解凍部份資產,並以明天(周五)為死線,如未能解封,《蘋果》會因欠缺資金營運,於周五完成報紙出版,周六是最後售報的一天,網上新聞則會周六零晨零時停刊。一份曾經叱咤風雲的報刊走上這一條末路,誰付出了代價?

  《蘋果》捱不過今年七月一日,早有傳聞,正因為有這種說法,有部份編採人員早已陸續辭任離職,仍然留下來的人,是不信傳聞?是有其他考慮?是義無反顧要貫徹老闆的旨意?是個人的執着?是要與留下來的同事共同進退,不做逃兵?是甚麼原因呢?

  《蘋果》董事局昨天的決定,相信是一個別無選擇的決定。警方國安處上星期以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第二十九條「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拘捕了《蘋果》多名董事,包括總編輯羅偉光,並凍結了《蘋果》三家公司的戶口,涉及資產一千八百萬港元。警方就拘捕行動,指出《蘋果》涉嫌刊登數十篇呼籲外國制裁香港及中國的文章,有整個串謀計劃,提供了口實讓外國機構制裁中國。這幾十篇文章由誰執筆,警方未有透露,當中相信有不少文章是以筆名發表,作者屬誰,警方相信會跟進。

  在拘捕行動中,媒體中人最多討論的不是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也不是副社長陳沛敏,而是總編輯羅偉光。認識羅偉光的人都知道,在《蘋果》人中,他為人敦厚,不屬激進一派。有熟識他的人更指出自從他當上總編輯後,他在處理文稿上更加小心,更不時與撰文的同事有爭拗。《蘋果》中人都知道激進的、深得老闆器重的是副社長而不是總編輯。如今羅偉光因職權要為文章出街承擔責任而被檢控,後果如何,要待法律程序完成後才有答案,他要面對的可能是一條漫長的路。

  法律首先講法,《蘋果》過去十年走政治倡議路線,且愈來愈破格,愈來愈偏離客觀事實報道的軌跡。羅偉光在歷史洪流上與《蘋果》大隊走上那列衝擊國家安全的列車,他今天的遭遇並不是未能預見的局面,有朋友引述他曾說:「作為總編輯,我唔可以丟低我嘅同事!」心懷這份責任,結果是他需要付出代價。對此,有不少傳媒中人為他感到無奈,但法、理、情,仍然是以法為先,沒有妥協的餘地!

  《蘋果》走到今天,陷入關門停刊的終局,是老闆黎智英一手造成的。將辦報變成一個肆無忌憚搞政治運動的機器,摧殘的不但是香港,也不但是他自己,更傷害了新聞專業和不少過去一些一直默默以做好新聞專業為目標的《蘋果》員工。《蘋果》謝幕,很多人付出了代價,也被付出了代價!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