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找回香港的DNA

  《港區國安法》生效一周年,過去一年香港經歷很大的轉變。有人說今日的香港已變得陌生,其實令人陌生的香港,先於二○一九年出現,當時黑暴抗爭遍地開花,堵路刑毀的亂象遍佈各區,當時只能用四個字去形容香港:「滿目瘡痍」。一個暴亂之城,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港區國安法》立法後,黑暴止住了,我們的城市回歸平靜了,大家終於有喘息的機會。

  城市回歸平靜,但人心並未趨向安定。民心仍然譟動,政治形勢仍存暗湧,雖然上街抗爭已變為零星事件,但趕上英國BNO列車尋求移民之路的人卻大有人在。選擇不走或自覺沒有條件離開的人,還有暫時未想離開的人,對香港政情有不同解讀。

  有人認為在《港區國安法》震懾下,香港的言論自由已經被大大削減,甚至香港已經失去言論自由。有人甚至以幾位《蘋果日報》高層被捕、被檢控,捲入牽涉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國安法罪行的事例,相信任何機構,包括教會和非政府機構與外國相關機構有合作、有聯繫,也會成為被國安處監察和調查的對象。恐懼籠罩部份脆弱的人心,香港會何去何從呢?今天,在一些人眼中陌生的香港,是否真的便是一個無希望、無前景的香港?

  要有希望、有前景,香港人要找回我們熟悉的香港,我們的香港DNA,但這一DNA不應是抗爭、暴亂,以及無底線的自由主義,而應是過去令香港走上成功之路的勤奮、活力、衝勁、幹勁,是不怕困難、挑戰,努力不懈尋找新機會、新發展的追求進步、追求突破的思維。這一DNA,與《港區國安法》完全可以並行不悖。因恐懼《港區國安法》而把香港的未來說成甚麼事都辦不到,以至說一句話、做一件事都有機會墮入《港區國安法》的法網,實在是言過其實。北京對香港設下的紅線,不是斷絕任何對外聯繫,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沒有可能斷絕對外聯繫,勾結外國勢力的解讀應是放在國家安全的角度去看這種對外聯繫,是看聯繫有沒有潛藏搞港獨、自決、顛覆香港、衝擊中國國家安全、領土完整的意圖。

  《港區國安法》需要時間實踐,大家要思考今天捲入《港區國安法》被捕、被控的人士所犯何事。大家要想一想,我們看清楚大局後才判斷香港的政情,是否一個較理性、較合理的做法?

  要找回香港熟悉的DNA,首要是放下已被無限擴大的恐懼,要驅散噪動不安的情緒,要思考如何在新的政治環境下,如何可以為香港未來發展找到自己的位置。我們若能以此為目標,我們才能看到香港未來的出路!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