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黑暴幽靈仍未消散

  七月一日銅鑼灣一男子刺警然後自殺事件,實在令人勾起太多二○一九年黑暴運動時的種種情節:刑事傷人者被捧為英雄、烈士,然後有人在社交媒體上充當當事人家人的代言人,還有人去到案發現場,帶同年幼子女去拜祭,更有企業職員借企業的溝通平台去支持暴力。這些駭人的情節復活,說明了黑暴播下的邪惡種子仍在滋長中。

  刺警事件後,社交媒體、傳統媒體的帖文、報道,有鋪天蓋地之勢,人人熱議,想不到《港區國安法》生效後一年,仍然有人夠膽在鬧市公然以幾乎是致命一刀的方式襲擊一名值班警員,然後自插胸口,血流滿地而死去。看清楚事發的錄影片段,這是一個有預謀的行動,是意圖重創警員,甚至有意圖殺警之嫌。

  傷人、殺人是嚴重罪行,無論行兇者心存幾偉大的理念,他所作的是犯上嚴重罪行的行為,旁觀者談何同情他,要悼念他,甚至稱他為烈士?這些人失智的程度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帶着孩子去現場「拜祭」的家長,你們想教孩子甚麼?拿把刀去插傷人是應當被歌頌的?自殺是祟高的自我犧牲行為,是值得支持的?你們會告訴自己的孩子自殺是無問題的嗎?

  事發後,有人在社交媒體上載貼文,聲稱其獲授權,為死者澄清一些事實。寫帖文者說自己有一個相熟的好朋友直接認識死者一家,知道有人誤解、甚至攻擊死者,所以透過寫這帖文代為澄清。若果大家不善忘,可能都記得黑暴時亦有社交媒體的帖文作者,就當時全城關注的「爆眼女」事件,代表「爆眼女」的家人做發言人,講述涉及「爆眼女」的一些情況。今日「爆眼女」已遠走高飛,「爆眼女」其實冇爆眼的謊言被戳破,當日那些所謂認識她家人的人,是甚麼人呢?自扮代言人的人?是甚麼人呢?

  這次銅鑼灣刺警事件中自扮代言人的,還有維他奶公司的職員,涉嫌未經授權,以公司的信紙,發出通告通知各員工七月一日插傷警員者屬公司採購部採購主任,並稱他在「事件中不幸逝世」。「不幸逝世」的表述,不提他是襲警傷及警務人員在先,也不提當事人之後自殺,這種粉飾當事人罪行的意圖非常明顯。事實上,這種借公司之名去散播美化刺警員工的行為,等同認可暴力,不與暴力割蓆。這種思維在大企業內部潛藏有幾深、有幾闊?今天有人明目張膽借企業之名做這種變相認可、美化暴力的事,是否企業內部根本自二○一九年以來,從未認認真真地去處理過這種內部情況?

  從銅鑼灣刺警事件所見,黑暴的幽靈仍然潛藏在我們的社會內,其潛藏的影響力有幾大,我們都不知。要將這種惡念驅散,我們的社會必需要有同一心志,明確地譴責任何形式的暴力,並支持執法人員嚴正執法,否則香港治安難言可以長治久安!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