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維他奶和浸大後知後覺

  過去一星期,有兩宗涉及黑暴運動延續的案件,被捲入其中的有兩大機構,包括維他奶集團和浸會大學。維他奶集團有員工就七月一日銅鑼灣刺警案件擅自發出內部通告對刺警者表達同情。浸會大學一名公關職員涉嫌策劃製作土製炸彈與其妻及另外七個人在前日被捕。兩宗案件性質不盡一樣,但兩大機構同樣都是後知後覺,錯過了最佳的時機回應,對已造成更大的傷害。

  維他奶集團員工擅自在七月二日發出通告,聲稱刺警者「不幸逝世」,這一表述美化刺警後自殺員工的暴力行為,引發內地極大迴響。維他奶集團在七月三日兩度發聲明,指出有關通告「措辭極為不當」,又說涉事員工個人撰寫的內容不應在公司內部發佈,並嚴厲譴責暴力。這兩份聲明很明顯未能止住內地網民的怒火,集團股價大跌。至前天,內地微博傳出集團執行主席羅友禮向員工發出內部信件,提到已解僱該名擅自撰寫並發佈通告的員工,並會全力支持和配合港府和警方依法調查,又慰問受傷的警員。

  羅友禮的內部函件把集團的反暴力立場說清楚,可惜這份函件遲了足足四天才發出,因一員工之錯造成對品牌的傷害在過去一周不斷發酵,周二的信件只會被很多人視為補鑊之作,而不是集團於事發當日已醒覺有問題。集團當日不果斷行事,錯失時機,消費者和品牌內地代言人杯葛抵制維他奶的行動已成型,這是一個自製的公關災難,要化解這場危機,難!

  至於涉及浸會大學的案件,是前日警方國安處以《港區國安法》恐怖活動罪拘捕九個人的案件,九人中包括浸大持續教育學院的一名公關及傳訊主任,當日傳媒已廣泛報道,但浸大在當日回應傳媒查詢的回覆,竟然只是說案件現正由警方進行調查,「香港浸會大學未有任何資料可以提供」。

  上述案件涉及的是激進港獨組織「光城者」,涉案者策劃的是以炸彈襲擊海底隧道、鐵路、法庭等,是極度暴力的恐襲計劃。然而,浸大校方的回應是未有資料提供,校長衞炳江是過了一夜,在昨天才發電郵予全校師生職員、強烈譴責恐怖主義及暴力行為,並指出已即時暫停該被捕職員的職務。浸大高層可能覺得事隔一日已出聲明已經很到位,但事實上,這單爆炸性新聞在前日早上開始已熱炒,浸大當日說未有任何資料可提供,就是對暴力行為、恐怖活動的蒼白回應。浸大未能在第一時間與暴力割席,也是失去了回應的最佳時機。

  從上述兩宗案件可見,到了今天《港區國安法》已生效一年之後,香港有很多社會精英,仍然對暴力行為、恐怖活動對香港社會的傷害,未有切膚之痛,他們暗藏的仍然是懷柔心態,對嚴重危害社會安定的行為,欠缺要果斷割席的基本思維,結果是自製危機,更有可能要承受因案件引發的不良後果。香港要止暴制亂,政府要治亂世,必要用重典看來已經是不可逆轉的事實,如果香港精英領袖還以為有空間可以游走,實在是大錯特錯了!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