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法盲的還有偽善的吳靄儀

  梁健輝刺警然後自殺,掀起了一浪又一浪的後續事件,包括維他奶員工擅自發出內部通告悼念死者,有市民攜花或帶著小朋友到事發現場追念死者,以及港大學生評議會通過動議對梁健輝逝世表達「深切悼念」,但卻在發出聲明不足二十四小時內宣佈撤回悼念議案等等。當上述事件仍在發酵中,法律界的陳文敏和吳靄儀也加入戰團,透過傳媒表達了撐前往悼念的市民。

  陳文敏和吳靄儀兩人均認為悼念者可出於同情,悼念的行為甚至可以作為表達對政府不滿的舉措。陳、吳是法律界中人,應知法律,但他們在事件中的言論,有體現謹守法律精神的情操嗎?借市民往悼念的行動,陳、吳兩人誇誇其談,發表的言論都不過是迎合一些民粹想法的出口術之作,不過若將兩人比較,吳靄儀的言論最偽善!

  吳靄儀說了甚麼呢?上周,吳靄儀在她《明報》的專欄寫了這篇「願你安息」的文章,她寫道:「刺警,當然是憎恨警方行為;但是一個人走上當街自刺死亡之路,斷不會只是出於仇警,必然是心中充滿絕望,冤屈愁苦和無力感鬱結心胸。難道這都不需要探討和面對嗎?」她又說:「一個又一個普通市民走到現場悼念、送花、痛哭,豈是『美化』、『煽動』暴力?還是只因為這些良善的平民在死者身上看到自己……因為他們同樣感到孤立無助,所以前來陪伴,同聲一哭?」這些文字說明了甚麼?吳靄儀有沒有公然認同、認可仇警、刺警,甚至是煽動仇警之嫌?

  市民心中對政府有不滿,便可以公然支持暴力、浪漫化暴力、罔顧社會秩序和法律規限,讓香港繼續被暴力纏繞?吳靄儀的文章鼓吹的是甚麼呢?是若你有道理仇警,甚至殺警,只要你不怕墮入法網,便儘管去做吧!是否這樣呢?

  站在看似是道德高地上說這些話的吳靄儀仇警嗎?她怕法律制裁嗎?答案不難找。最近有一則新聞,就是自二○一九年黑暴運動期間至今不斷散播仇警,支持黑暴的《立場新聞》宣佈,有共六位董事接受建議辭去董事職務,其中一人便是吳靄儀。《立場》把文章下架,又暫停接受贊助,又請大部份董事辭職,所為何事?難道不是怕董事們會觸犯法例,有被查、被告的風險?作為一個大律師,吳靄儀公開支持普通市民實體去罪案現場悼念刺警者,但自己卻悄悄地脫離《立場》的崗位,是否只屬鼠輩的偽善之徒的行為?振振有詞去撐悼念者,想必她感同身受,但講得出,自己卻不做,而是撐人家做,是她記起了自己剛剛做了一個與黑暴割席的矚目動作?出口術當交差,是把香港人當作傻子嗎?

  作為一個法律界中人,吳靄儀盲撐刺警者,不單止顯露出她不過是一個法盲,也赤裸裸地暴露了她只不過是一個偽善之徒,以精人出口的伎倆去搞運動,這種法律界人士,真的可以休矣!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