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港大評議會代表是被洗腦太深

  港大學生評議會為何會通過悼念七‧一刺警案疑犯的議案?這一群學生「感謝」刺警者粱健輝的「犧牲」,他們相信的是甚麼?是他們心中真的相信梁健輝是在暴政下沒有宣洩的出路,才會去刺警,然後自殺?他們是否為了彰顯公義,所以無畏無懼去悼念他?通過議案時,他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

  如果這群學生真的是無畏無懼去彰顯公義的話,為何又在通過議案不足二十四小時內撤回議案,並宣稱意識到哀悼事件的嚴重性,對事件深感抱歉?是因為他們在發出聲明後才意識到通過這樣的一個議案,不是隨隨便便的吹水行動,講完不會就算,講完是會有後果的,因此要極速撤回議案,以免犯官非,同時以免如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所言,有機會被「踢出校」?

  這一群大學生出爾反爾,是他們入世未深,所以做事未經深思熟慮,見到有人到案發現場悼念,覺得悼念是社會認同的行為,於是便去通過這樣一個議案?他們到底是真無腦,還是他們仍然以一種「違法達義」的思維將他們撐暴力的行為合理化?《港區國安法》已經生效一年了,他們仍然以為搞恐怖活動無問題,是否在過去幾年已被洗腦太深,已經變得麻木不仁?

  昨天行政會議成員兼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説,評議會的議案提及「感激」梁健輝為港「犧牲」,或已可能干犯《港區國安法》第二十七條,議案存在有犯罪元素,可能已進入司法程序。按湯家驊所言,這些學生有機會面對刑責,面對可能被查、被告,他們現在還有沒有無畏無懼的豪情?

  事發後,當然有很多人熱議,有些討論聚焦於警方應否追究這群學生,應否跟進事件。有人認為他們可能真的是一群無知、無腦的學生,追究跟進太殘忍了。持這種觀點的人,其實有沒有看清楚今天香港社會的一些可怕現象?以悼念去美化暴力可能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近警方前後拘捕十四名主要是中學生的「光城者」組織人員,相關案情是指他們策劃在不同地點放置爆炸品,有炸藥、有公共地方施襲計劃,情況令人髮指。這些案件,在在反映潛藏於本地中學生、大學生的暴力、恐襲思維,並不是個別情況。提出不追究港大學生的人,可會想到姑息意圖施暴者、鼓吹暴力者,是間接令一些仍未醒覺的青少年覺得做違法行為,並非絕對會面對刑責?他們可知姑息的後果是在我們的社會埋藏一個又一個未知幾時會爆發的計時炸彈?

  二○一九年的黑暴運動重創香港,當時數以萬計的抗爭者無論做甚麼事,似乎都可以避過刑責,今天我們正承受當時姑息犯案者的惡果,這種仁慈,對真正善良、反黑暴的香港人實在太殘忍了!支持姑息者,你們明白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