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2049年告別劏房會否靠奇蹟?

  上周五,港澳辦公室主任夏寶龍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研討會上,很清晰地要求香港要解決深層次問題,更具體地提出一個二○四九年的目標,就是「期盼那時的香港……特別是現在大家揪心的住屋問題必將得到極大的改善,將告別劏房、籠屋」。告別劏房和籠屋是很多香港人期盼的目標,二○四九年是二十八年後,做得到嗎?特區政府聽得到嗎?

  用二十八年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是否一個很奢侈的要求?是否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如果按照今天特區政府處理房屋問題的思維,這個目標可能真的非常遙遠,遠至在望不見的火星!

  在夏寶龍發言的前一日,特首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就房屋問題回應了工聯會麥美娟議員幾個問題,特首的答覆顯得非常有心無力,她提出一系列困難,但這些困難真的是無力解決的嗎?

  麥美娟的問題包括:特首會否檢討香港所有有關的法例,包括《城市規劃條例》和《保護海港條例》,拆牆鬆綁,縮短所有土地開發需要的時間。特首的回應是:「檢視條例是一項很大的工作,尤其是剛才提及的兩條條例,所以我恐怕在本屆政府未來時間是難以承諾檢視這麼大的條例,但我希望下一屆政府會就着這些有關法定的要求再梳理一次。不過,這些法定的要求為甚麼會成為法律都有它的背景,譬如《保護海港條例》就是香港市民對於維多利亞港的熱愛,等於今天香港市民對於郊野公園都一樣是那麼熱愛,所以我們不能夠隨意因為今日很欠缺土地就要翻天覆地去改動這些條例。如果得不到市民的支持,其實都是做不到的。」

  因應特首的回應,民建聯的柯創盛追問她另一個土地方案的可能性,他問在原來落馬洲管制站的位置,因為皇崗口岸實施一地兩檢,並轉型為一個純旅客的口岸,騰出了二十公頃的香港土地,但奇怪的是這片土地不用收地又不用搬遷補償,擺在眼前,何解政府要把它放在與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一併研究。對此,特首的答覆更精簡,她說不想具體談皇崗口岸因移到深圳區域而騰出了空地會怎樣規劃,只重申會以整全的方法看新界北的發展。

  特首的答覆是土地選項有不同的背景和挑戰,總之是困難重重,她的說法是得不到香港人的支持,甚麼都做不到,這個說法說得通嗎?其實只聽民意的吊詭之處,是如何解讀民意,是誰的民意才算是民意。環看香港施政,民意重要,但香港最大的民意是盡快大量增加房屋的供應,如果特區政府有決心盡速解決房屋問題,為何不能游說市民和立法會可以在維港內適度填海建屋,在郊野公園邊陲那些低生態價值的地帶起樓?特區政府有認認真真地去做倡議游說的工作嗎?

  特區政府若繼續用現時修修補補的方案和思維覓地解決房屋問題,到了二○四九年,若果沒有奇蹟出現,香港仍然會是劏房和籠屋之都,我們的生活條件肯定會比內地差很多。夏寶龍發出了要香港解決房屋問題這一重要的要求,特區政府若仍然不能急中央所急,急市民所急,仍不能以「跳出盒子」的新思維去覓地,後果會是甚麼呢?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