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羊村》繪本掛羊頭賣黑暴

  傳統童話,豺狼是大壞蛋,小豬和小羊都是純潔、可愛、易被欺凌的弱者,是善良的一群,所以傳統童話都描述豺狼如何欺凌善良動物。童話、寓言的結局都是惡人有惡報,豺狼奸計不得逞,童話都是教導孩子向善,不做壞事。動物是童話故事的主要元素,沒有人會質疑以動物為主角的故事,正因如此,便有人問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出版的三本有關羊與狼的《羊村》系列繪本為何會觸犯法例?這個問題其實不難答。

  質疑警方執法的人有看過這些繪本嗎?或者我們先看看《羊村》系列羊咩咩和豺狼點鬥法,與《三隻小豬》這個童話故事有何分別。《三隻小豬》故事內有豬也有狼,大野狼都是想吃掉小豬,豬大哥懶惰,豬二哥也是怕辛苦,分別只用稻草和木材建屋,幾乎給狡滑的大狼吃掉,幸好兩隻豬哥哥緊急時及時逃脫跑到勤奮和聰明、懂得建磚屋保衞自己的豬小弟家避過一劫,擊退了大狼。這個故事的教訓是教小朋友不要懶惰,要勤奮,但《羊村》系列宣揚的是恐懼、是仇恨,還把政治情節全方位滲透入繪本的內容,這種繪本絕對不是童話!

  《羊村守衞者》完全以二○一九年反修例運動的發展過程作為《羊村》故事的骨幹,繪本第一版便開宗明義講政治,「青蛙覺醒,一國兩制、三權分立、言論自由,結尾就是講中國共產黨打壓西藏、打壓異見人士、講一國兩制、溫水煮蛙,講「送中修例」。至於《羊村十二勇士》則完全是以十二個潛逃犯案件作為故事藍本,內容詳列十二逃犯的名字和刑期。這些繪本有如此高度政治化的內容,怎可能是兒童讀物?這些繪本註明目標對象是幼兒、四歲至七歲的孩子可作親子閱讀,七歲以上的孩子更可以自行閱讀。幼兒刊物讀政治事件,到底是要洗父母的腦,還是洗孩子的腦?

  因出版這些刊物而被捕的五個工會領袖,有四個是教會營辦的社福機構或小學的言語治療師,他們假借工會之名,利用專業之便去向家長和幼童進行洗腦教育,不但摧殘兒童心靈,更摧毀自己的專業誠信,對這些人,只有一種處理方法,就是依法檢控,以法律將他們繩之以法。以童話包裝黑暴政治,何其歹毒,這些人真是其心可誅!

  二○一九年黑暴運動走在最前線的,絕大部份是年輕人,至今被捕者有大量中學生、大學生,他們在當年運動被推到巔峰時,不顧一切,全情投入,他們共同製造的破壞力,香港人今天看得一清二楚。然而,到了今天,仍有不少香港人認為,他們仍是年輕人,特區政府應該寬容對待他們,給他們一個自新的機會。持這種想法的人,真的何其天真!很不幸地,這一群孩子其實已經被徹底洗腦,沒有慘痛的代價,他們會覺醒嗎?《羊村》系列掛羊頭,繼續賣黑暴、搞煽動,出版這些系列的機構能不被取締?還應該存在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