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民陣變質 攬炒自己

  民陣叱咤一時,卒之難逃解散的命運,這個終局並不出人意表。民陣近年走上「攬炒」香港的黑路,動搖香港社會的文明穩定,結果是攬炒了自己,劇終落幕是唯一的終局。

  二○○二年成立的民陣,由三十多個民間團體組成,走的是真正的「和理非」路線,不沾暴力,不踩國家安全紅線。從二○○三年走過來,民陣講普選自由,講還政於民,講施政失誤,講改善民生,這些都是人人可理解的人民訴求。然而,自二○一三年起,民陣的主題開始轉調了。

  二○一三年,民陣的主題講的是「人民自主,佔領中環」;二○一四年是「捍衞港人自主,無懼中央威嚇」;二○一五年是「建設民主香港,重奪我城未來」;二○一六年是「決戰689,守護香港」;二○一七年是「民主自治,重奪香港」;二○一八年「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二○一九年則是「撤回惡法,林鄭下台」。這些主題不講港獨,但重複講自主、自治、奪回香港、結束一黨專政,看在北京眼中,民陣就不會是一個只為香港爭取擴大香港民主化的組織,而是一個毫不猶豫地踩在紅線之上的禍心了。

  除了主題變質,民陣的立足點也背離了「和理非」的初心。近年的七一遊行,主體是和平集會,但主體活動過後,必有下集,肢體衝擊,才是每年七一遊行後的重點、亮點,這種「質」的改變,到了二○一九年反政府運動的遊行示威和其間一次又一次的集會活動已經顯而易見,集會已經不能與暴力切割,例如二○一九年最為激烈的衝擊活動,就是佔領、摧殘立法會大樓的一役。民陣口說「和理非」,但卻是毫無保留地縱容黑暴行為,在這些踐踏香港,攬炒香港的暴力活動中,都少不了民陣的身影。面對黑暴運動,當時的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意氣風發之情經常溢於言表,民陣直接、間接推動以暴力亂港,騎劫大部份港人支持的和平集會以壯其聲勢的底牌,絕對是路人皆見,今天民陣殘餘的領導人為求甩身以悲情搞散水,還發表歌頌自己的聲明,就是死不悔改。

  民陣散水鴻文的偽善,在於自己既要撤退,是自知民陣鼓動的行為活動有違法之險,但卻呼召香港人要「撐住公民社會」,還叫香港人要加油。「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民陣這一批窩囊的領袖是明還是不明,自己是無鞋挽屐走卻叫人繼續站穩崗位頂住,是愚昧還是冷血呢?

  民陣散水聲明除了騙得自己,希望不會感召太多人。回望過去兩年,受民陣感召赤膊上陣的不少年輕人,入獄的入獄,與家庭破裂的回不了頭,這些人都付上了代價,民陣內的大推手、小推手們把人家推到深淵,他們能夠逃避責任,不需承擔後果,承擔刑責嗎?天理循環,民陣作為一個組織可以解散,但參與其事的人絕對不應有散水避責的機會,警方要全力跟進,讓香港人看清他們的真面目!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