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港大專家為谷針倒米?

  新冠病毒不斷變種,繼極具傳染性的Delta變種病毒株肆虐後,南非國家傳染病研究所在本周一公佈,該國在今年五月發現有最新一種具多重突變的新冠變種病毒株C.1.2,其突變率是其他現存變種病毒株的兩倍之多,更易演化成危險的病毒株。病毒不斷變種,令公眾對疫苗的有效性存有更大疑慮,香港可以如何有效抗疫?

  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日前說,以色列、英國及美國等地已證明新冠疫苗不再是有效防止傳播病毒爆發的工具,打疫苗後,防疫措施也不可少。換言之,香港必須在打疫苗和防疫措施兩方面,採取雙管齊下的做法,才能應對未來的疫情。按政府紀錄,截至上月底,香港疫苗接種總劑次逾七百四十多萬劑,而已接種第一針的人口接近四百一十萬人,佔人口約六成。

  香港至今取得六成疫苗接種率,遠較新加坡的八成接種率為低,特區政府亦已全方位推出谷針措拖,希望盡快提高接種率。官府要市民打針,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打復必泰疫苗,另一是選科興疫苗。政府從谷針角度去鼓勵巿民打針,有效的做法是無論市民揀選那一種疫苗,政府都無任歡迎,因為只要市民肯打針,已經可以達成目標。然而,市民不難發現,在政府這個谷針過程中,政府的專家們卻是有意無意地讓市民對科興疫苗的有效性存疑,這些專家到庭是幫政府谷針還是幫政府倒米呢?

  舉例說:上月底,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兼政府專家袁國勇及其團隊在報章撰文,指出按他們的研究推算,若全民接種復必泰疫苗,接種率需約97.4%,才能達至群體免疫。若全民接種科興疫苗,接種率需要達142.9%,才能達至群體免疫。換言之,接種科興疫苗等同不能達至群體免疫。這一個公佈,對希望打針促成群體免疫而又屬意採納科興疫苗的市民來說,是傳遞了一個甚麼訊息?是否打針是多餘的呢?

  另一例是也屬港大的新冠疫苗臨牀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召集人孔繁毅在上月說,在五百六十九宗經評估的疫苗副作用個案中,打科興出現嚴重副作用的六十歲以上人士佔一半,而打復必泰的則佔兩成,換言之,打復必泰比科興疫苗安全。然而,他這個說法即遭梁子超質疑,梁子超指出六十歲以上長者佔科興整體打針人數三成,而佔復必泰打針人數則不足一成四,長者打科興的比例愈多,出現嚴重異常事件的數目亦會愈多。梁子超說的是一個合乎邏輯的現象,他也提出科興這類滅活疫苗已被很多國家廣泛使用,內地亦已接種二十億劑次,所以不用擔心。

  看看上述兩個例子,反映了甚麼?就是港大醫學院的專家們,其實對科興疫苗信任度不足,因此在他們的公開論述上,似乎並不鼓勵市民打科興疫苗。作為政府認可的專家,他們這種論述會否打擊市民打科興疫苗的意欲?市民若不打科興,是否就會選復必泰?正如梁子超所說,內地已打了二十億劑次滅活疫苗,從事實所見,內地也是全球抗疫最成功的國家,港大專家們對科興疫苗成效的評價,是否有欠公允?按這些專家的邏輯,中國無論是否有超過九成的市民接種疫苗,都不可能達到群體免疫,這種論述,中國的醫療專家會接受嗎?

  港大專家有意或無意令市民對科興疫苗有效性存疑,結果是否為政府谷針倒米?政府應否也問一問這個問題?是否也要評估一下這種一而再的公開論述會否影響政府有效抗疫、影響只想打科興疫苗的市民的打針意欲呢?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