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支聯會死不放料是怕甚麼?

  警方根據《香港國安法》要求十名支聯會董事提交資料,但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表明支聯會不會向警方國安處提交任何資料。鄒幸彤這個「決定」,是支聯會十名董事的共同決定?他們都願意跟鄒幸彤一樣承擔堅決不提供資料的法律後果?

  警方要求支聯會提供甚麼資料?是成員和職員的資料、是自二○一四年至今的香港活動、通訊內容以及收支等等資料,警方要求支聯會常委最遲今天(周二)交出這些資料。鄒幸彤堅拒不披露原因是甚麼?是真的如她所言,是「身為常委,對我們的成員、支持者最起碼的保護……恐嚇到我們為止,我們不幫你散播恐懼」?這是真正的原因?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披露成員資料、活動的內容、收支情況等等,最敏感的地方是甚麼?支聯會的核心成員都應該是眾所周知的公眾人物,及警方過去曾聯繫過人士,有甚麼人是不敢讓人知道他們是支聯會的成員?是有外國聯繫,以至是外國一些組織的核心人物嗎?支聯會的收支應否是秘密呢?若「612人道支援基金」都可以把收支情況於網頁公開,為何支聯會不可以?「612」基金搞陽光政策,支聯會不可以?與不同組織的活動及通訊內容有何不可告人兼會令成員和支持者感到恐懼的資料?支聯會除了每年「六四」的悼念活動,還有搞其他活動嗎?是否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活動?一些連那些每年都參加「六四」燭光晚會的支聯會支持者都不知道的活動?支聯會到底是一個甚麼組織,核心活動有幾多是不為支持者所知?鄒幸彤死守資料不放的原因,是否披露了後果會更加嚴重?

  這一次警方的調查行動針對支聯會作為「外國代理人」這一個根本問題。支聯會是否「外國代理人」,當然要透過調查確證,但表證已不是秘密。鄒幸彤個人自二○一二年至二○一八年出任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關係密切的「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執委及公司董事,她亦不乏與「台獨」、「藏獨」等組織有聯繫。支聯會另一副主席何俊仁被指過去十年一直與台灣民進黨和海外反華勢力有聯繫,而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與美國更有金錢瓜葛,其擔任秘書長的職工盟在過去二十多年來,一直得到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的金錢資助。支聯會領袖與外國機構似乎過從甚密,更接受不同形式的資助,若警方要按「外國代理人」的線路查下去,並要求支聯會提供相關資料,是否一個合理的要求?市民相信可以自行判斷。

  如果支聯會徹徹底底的沒有與外國組織有甚麼不可告人的聯繫,交出資料便是向市民、成員、支持者最誠實的交代。堅持不放料,就難免令人對支聯會的組織實況有更大的疑心,死不放料除了有法律刑責之外,還有可能失信於支持者的後果,支聯會的常委們想清楚這些後果了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