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坐監要搽口唇膏兼扮靚

  上周四,有六名在囚女子被發現藏違禁品,遭紀律檢控。懲教署長胡英明說事件中犯事者的違禁品涉食物、唇膏及髮夾等等,超出還柙人士可管有上限。事發後,有十八名在囚人士集體聲援,要求取消檢控放人,最終懲教署派出「黑豹部隊」平亂。

  食物、唇膏及髮夾是違禁品?也許有人會覺得有無咁誇張,有此反應的人應該想清楚,被紀律檢控的人不是身處大學宿舍,也不是因確診有新冠病毒要隔離,更不是享受着Staycation,她們是在囚人士,正在坐監,在監獄有監獄的規則,接受紀律是基本的概念,如果監獄生活如同在大學宿舍一樣,這就不是一個監獄,坐監也不是一種懲罰了!

  在解釋上述的獄中事件時,胡英明說不能小看藏有物品超出上限,「開始時可能是關於感情而給你,但問題發展落去就不是感情,變作招攬他人,勢力就是這樣形成,以前黑社會都是這樣去收人。她們做了一個動作要求我們放人,這已經踩了我的紅線」。

  從胡英明所說,這六個人,包括因民主派初選案還柙的南區前區議員袁嘉蔚,她們收藏食物、唇膏及髮夾至超標而被罰,為的是甚麼?原來是有藉物資作為收O靚的誘餌,這些人樂此不疲去搞組織,為的是要成為一股勢力,未坐監前是在社會搞運動,還柙後還要搞監倉內挑戰懲教部門的勢力,主旨都是搞亂秩序,監外的社會秩序要搞,監內要有紀律、秩序的生活也要搞,這些人是仍然不明他們在服刑是在承受懲罰,不是如前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所言是有案底會令自己的人生更精采,冥還不靈是太自以為的了!

  從六人超標收藏的違禁品所見,一些服刑中的女囚犯仍然不忘要扮靚,坐牢還要搽唇膏,用髮夾,這種扮靚心態是甚麼?是她們要令自己相信,縱使要坐監,仍然可以感覺到生活與在監外不會有極大的分別,或者是坐監仍然可以有扮靚的樂趣。就如胡英明所說,他們的目的是要改變監獄生態,令人不怕坐牢。這些人如果真的是這樣想,如果是想將這樣的訊息傳給在監外的戰友,是何其幼稚!懲教署是一個紀律部隊,就會因為這一群自以為自己是義士、烈士的社會破壞份子去改變規則,令監獄生活變成酷似宿舍生活的狀態?這些人瞓醒未呢?

  獄政改革是否完全不可能?有合理根據的當然應該考慮,但要收藏超額的唇膏、髮夾和食物等等是否一個好理由?香港市民相信一定會有公平的判斷!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