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司徒華畢生心血被付諸東流

  教協是司徒華「華叔」畢生的努力,是他畢生的心血,是他畢生的成就,但這一切一切,就被今日一群滿有政治野心和圖謀的庸碌之輩斷送了!

  政治上,教協今天的領導層有人能夠比華叔更有見地、更老練嗎?絕對沒有!但華叔有把政治大舉捲入教協的工作內嗎?也絕對沒有!華叔始終如一,教協創立的初心就是捍衞教師權益,教協是一個工會,不是一個政治團體,更加不是一個政黨,但自華叔在二○一一年去世後,教協領導層在過去十年做了甚麼?就是更全情投入去搞政治,不但在社會運動上高度積極參與,更加把政治無孔不入地滲入大、小、中學內,整個教協的操作似一個政團多於一個為捍衞教師權益,為教育事務發聲的組織!

  教協的成立,出於捍衞教師權益。上世紀一九七○年代初,港英政府提出降低文憑教師起薪點,為捍衞教師的基本利益,教育界醞釀成立教協,更發起罷課,至一九七三年,教協正式成立,華叔成為創會會長。在華叔的領導下,教協為老師,為教育界開闢了不少先行者的道路。除了為文憑教師爭取薪酬權益,還有一九七七年的「金禧事件」,教協聲援金禧中學師生揭發校長貪污,成功迫使政府組成調查小組,並在最後迫令當局修訂資助學校的規例,奠定了教協的地位。

  華叔為教師爭取權益是踏實地去幹,教協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創會之初,曾研究建「教師邨」,當年有發展商願意將大埔半山一幅土地拿出來與教協合作,將之更改用途建「教師邨」,以遠低於市價的樓價,供教協會員購買,計劃大受歡迎,但卻胎死腹中。華叔當時向政府官員了解「死因」,所獲答覆便是「政府把教協看作敵對團體,假如計劃成功了,便會如虎添翼,這完全是從政治去考慮」。重溫這一段舊事,不禁令人感到世事何其諷刺,當年港英政府對教協步步為營,以教協為敵對組織看待,但接近五十年後的今天,教協死於甚麼?是死於其領導層死心塌地圍繞着英美兩國的指揮棒,在香港搞黑暴反政府運動,華叔若還在世,會容許這種荒唐的事在教協發生?

  在華叔領導下的教協,還有更多其他的創新計劃,並且是成功落實,其中一項是開設教協超市,提供最優惠的福利。在教學上,教協與港台合作《打電話問功課》幫助學生課後學習。教協在九十年代更製作教材,包括屬中史科講述甲午戰爭、西安事變等認識史實的教材。

        上述這些大大小小的計劃,為教協歷史寫下了精采的一頁。然而華叔逝世,一切俱往矣!教協在二○一二年反國教運動、二○一四年的佔領運動、二○一九年的反修例、反政府運動高度參與,教協是清清醒醒、主動積極登上那一列圖謀政變的政治列車上,結果是車毀人亡,教協最後在上周六議決解散。

  四十八年來,教協經歷風風雨雨,但在華叔以至張文光的領導下,一切安然渡過,但過去十年,教協作為工會的角色急劇變質,走上自毀的末路,誰辜負了華叔?大家都知道!這個終局,能不令人唏噓?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