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中港通關港方無議價能力

  香港能否及早通關,誰着緊?特區政府?香港市民?要做生意的商人?內地省、市政府?北京中央?哪方會緊張一點?

  通關討論漸趨熱熾,是因為很多人,特別是營商的已經很焦急,再不通關,香港經濟狀況難言回復正常,但香港社會經歷過去幾年的風風雨雨,還有不少人深信不通關是最好的,因為有些人還自以為是認為不歡迎內地人來港是香港最佳的選擇。在這種思維下,特區政府可以如何搞通關?

  通關決定由哪方主導是現時中港兩地商議的關鍵。誰有求?誰無求?有求一方當然會較焦急,無求一方其實可以沒有時間表,慢慢傾、逐步傾。今時今日,內地抗疫成績有目共睹,而香港則仍舊是全國抗疫表現最差的城市,香港人不去內地,內地會有幾大損失?大家心中有數。由此推論,中港兩地是否通關,是香港比內地各單位更着緊,主導結果的自然也會是內地單位,在這個前提下,香港有幾多議價能力?幾乎是沒有!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在日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講通關,表明特區政府如既想通關,又不依照內地的標準行事,恐怕難以成事,這是最貼地的評估。內地省市並沒有熱切期待港人湧到內地,無必要為香港人大開方便之門,讓港人享受到內地而不需經過要在酒店隔離的防疫措施,內地這個自保的基本思維,特區政府官員是否掌握得到?

  剛過去的周日,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就「通關碼」的安排提出了一些考慮方向,其中就行縱申報方式提出三大選項,其中兩項屬自行申報,另一項是在用戶同意下,將安心出行紀錄上載。他指出在技術上「通關碼」完全可以有追蹤功能,但又強調每個地方有其各自截斷傳播鏈的不同方案,本港有不同因素考慮,也要兼顧有關轉變是否適合香港,且需要建立共識。

  薛永恒說在追蹤功能上要在本港建立共識,等如宣佈這個「通關碼」死亡。今時今日,香港還有不少人拒絕安裝「安心出行」,香港社會怎可能就追蹤功能達成共識?沒有追蹤功能的「通關碼」對防疫、抗疫可發揮甚麼功能和作用?不能追蹤,如何可以切斷傳播鏈?這種基本邏輯,香港官員們不明白嗎?

  要通關,是香港人有求於內地和中央政府,香港「通關碼」的功能若不能與內地接軌,只會是空談,不會有結果。對內地來說,「通關碼」會否傾得出結果,是你緊我唔緊,香港沒有議價能力,搞不到,香港人便自己執生吧!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