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先與國際通關是死路

  香港與內地通關遙遙無期,立法會議員兼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提出若本港未能與內地通關,可先考慮與國際通關,因「起碼有道門開先」,讓市民重回正常生活。這個建議有幾多市民支持?我們暫不知道,但這個等同「與病毒共存」的倡議,只會令中港兩地可以通關的希望,變得更加遙遠!

  現在西方一些國家,還有亞洲的新加坡,都採取了開放態度,以「與病毒共存」的思維,作為抗疫的主軸,這種做法行得通嗎?美國疾控中心剛於本周一發出了一個聲明,調高美國對新加坡的旅遊警戒至最高的第四級,並將之列為「新冠風險非常高」的國家,建議民眾避免到新加坡旅遊。新加坡自上月開始放寬了十個包括美國和英國等國家的旅遊限制,讓來自這些地方、並已打完兩針的旅客免隔離入境,結果是其確診數字不斷上升,單日達三千幾宗新症,且絕大部份為社區病例。新加坡今日的處境,給予香港甚麼啟示?「與病毒共存」真的行得通?真的可以令香港重回正常生活?

  有不少人對內地高度嚴峻的防疫規格很不以為然,認為並無必要。有人自以為崇尚自由,打完針便不需再受防疫措施束縛,認為內地政策多餘。然而,當我們以實效去判斷各地防疫手段時,內地現在是全球能夠回歸正常生活最成功的地方,代價只是每一個個人尊重公益,接受其實很基本的防疫要求和規限,不迷信「與病毒共存」是可行的抗疫方法,以此為抗疫基礎,大家的生活便可以有九成以上回歸正常。大家想想,這種防疫策略和執行細節有何不可?為何一些香港人要堅決反對?

  現在除了新加坡新增確診數字節節上升之外,英國情況更差,英國近日更發現有新一種傳播力高的變種病毒,如果香港仿效英美和新加坡大開方便之門與國際通關,肯定將會是我們另一場抗疫惡夢的開始。迷信西方做法有特別參考價值的人,能否醒一醒?

  香港人希望盡快回復正常生活,經濟發展能夠重回正軌,只有一條路可揀,就是抗疫、防疫與內地接軌。打開與內地通關之門,才是我們回復正常生活之門。與病毒共存、與病毒同眠,是糖衣毒藥,早晚要香港壽終正寢!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