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High Tea——公僕無視綱紀始於2019年

  到底是愚昧,還是冥還不靈,以至有公務員,包括紀律部隊人員會以身試法,使用虛假「安心出行」進出政府大樓?他們是沒有意識地去做涉嫌犯法的行為?是無知到以為不會出事?還是要刻意表現自己有膽去挑戰制度?愚蠢若此,真的令人吃驚!

  二○一九年的反政府運動,有公務員公開地或隱晦地參與反政府的大大小小活動,有人在辦公室設起連儂牆,把「獨立調查」、「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等等口號掛在政府辦公室內;有人積極出位搞罷工,要求政府回應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支援運動之火不停燃燒,以證明政府政策如何不得人心;也有人更搞出一個網上Show職員證聯署運動,向特區政府領導層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警察;凡此種種,顯明出來的實況是政府人員,毫無綱紀,想做就去做,無人追究、無人被要求交代,政府人員公然反政府這種荒誕的處境,就在二○一九年明現在市民眼前。

  部份公務員公然反政府的種子在二○一九年撒下,然後遍地開花。運動之後遇上新冠疫情席捲全球,香港當然亦受到疫情衝擊,大家忙於防疫、抗疫,公務員團隊內的反政府熱潮似乎有退潮的迹象,但政府部門的一些人員仍有公然反對、批評政府抗疫做法,視政府如無物。

  有部份公務員反政府之心不減,完全反映在本周有公務員公然造假、抵制要使用「安心出行」的要求。據報道所見,涉嫌犯法的有三名公僕,這是被查證得到的個案,但在十多萬公務員當中,是否還有其他漏網之魚,用假「安心出行」程式而成功隱藏事實過關進出政府大樓?出事後,政府有沒有查證?有沒有要求各部門嚴正向公僕下達不可以造假的指令呢?還是政府高層對造假事件其實毫無感覺,沒有作出任何跟進行動?

  二○一九年公務員無視綱紀而未有後果,埋藏了叛逆的種子,但今時今日香港的政治、社會形勢和面貌有別於二○一九年的情況,有些公務員的意識思維仍未扭轉過來,還有膽以身試法去造假,他們的結果應該已經寫在牆上了!不嚴懲,是為社會大眾作了一個最差的示範,亦是繼續縱容公僕無視綱紀的無為施政,這絕對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應有的所為!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