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94%
  • 2022年5月27日 星期五

中環High Tea|「躺平」抗疫

  又一城望月樓新冠肺炎感染群組愈爆愈烈,現在已有逾三百人在新年被送入隔離中心檢疫。這個群組源頭是兩名國泰航空貨機的空中少爺,兩人返港後都沒有按家居醫學監測規定自我隔離,結果搞出一個大頭佛。事發後,很多人,包括望月樓的員工閙爆國泰和兩名機組人員,但政府的責任呢?
  看看政府對貨機機組人員的檢疫規定,其實絕對寬鬆。首先是兩人在機場檢測陰性後,不需入住隔離酒店,可以家居隔離,在家中接受三日監測。第二,是他們每天可以外出兩小時購買必需品和做運動。
  要接受檢疫者可以家居隔離,還可以每天有離家出外的自由,單此兩項,政府傳送給被檢疫者一個甚麼訊息?這個檢疫安排是否基本上假設被隔離者染疫的機會不大,因為貨機機組人員接觸的主要是貨物而不是旅客?兩名空中少爺會否因這個安排令他們心態上覺得自己不會有問題?他們會否認為被逼檢疫只不過是過場,是做俾人睇?
  當二○二○年三月疫情在全球大爆發時,當時香港還未有大量檢疫中心,絕大部份從外地來港的人士都是要進行家居隔離,過程是要在機場檢測,然後各人要在整個隔離期戴手帶,方便當局監察他們有沒有違反家居令四處走。檢疫期是兩星期,但被隔離者絕對只准留在家中,沒有每天可以離家購物兩小時這個優待。被隔離者可以在市區四處走,無論是二十小時、二小時,以至二十分鐘,其實都有潛在的播毒風險,這兩小時外出的規定,是基於甚麼邏輯而設定的呢?
  事實上,在去年十一月中,三名國泰貨機機師從德國返港後確診染疫,國泰收緊了原本豁免檢疫的安排,而改為今次出事時的首三天必須「禁足」但可以外出的規定。當時已有醫生專家指出安排無助堵塞漏洞。當時亦有消息指出政府正考慮要求全港所有機組人員抵港後先居家隔離十四天,很明顯這個構思並沒有付諸實行,才會爆出這個望月樓感染群組。政府官員眼見全球因Omicron變種病毒引發超級大爆發而毫無警覺,沒有即時收緊防疫要求,這是否一種「躺平」心態?政府是否要如英、美和歐洲各國一樣,以「不變」應萬變?政府「躺平」抗疫,代價是甚麼?是誰埋單?
  昨天要接受隔離的二十二名望月樓員工在facebook炮轟國泰拖累他們要隔離,他們對政府在關口防控不刀,國泰管理態度消極感到憤怒。大家也許要問,在這次事件中,特區政府除了譴責國泰之外,有沒有自我檢討?會痛定思痛嗎?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