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君 - 「雙重國籍」與「雙重效忠」|中環High Tea

「雙重國籍」會否引發「雙重效忠」的問題?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社會及政治發展研究主任鄭宏泰結集成書,在其著作《香港身份證透視》探討香港人的身份問題。他認為香港有「永久居民身份制度」,製造了香港與內地的隔閡。

根據香港過去幾十年的發展,香港人的身份制度,確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港英政府在一九七二年以「香港居民」為基礎界定權利和義務,正式確立了香港居民身份制度,按此制度,以居港期限界定了誰屬「永久居民」,誰屬「非永久居民」,兩種居民在港享有不同權利和社會福利,即「永久居民」可享有低廉醫療、免費教育、公屋申請等等福利。

鄭宏泰在其著作中指出,以永久居民制度所劃分的權利和義務,很難體現出中國籍香港居民的中國公民身份。首先是制度令香港永久性居民「重港不重國」,大部份香港人強調的不是中國國民身份,而是香港利益和位置;其次是「重權利少談義務」;第三是將香港人和中國人放在對立面上。簡而言之,香港今天的「永久居民身份制度」,令香港人看內地,始終有你我之分,香港人在很自覺或者是在不知不覺中,強化了自己與內地人的差異,更加有階級高低的觀念,這種潛藏已久的心態,可說是香港人民心回歸的一大障礙。

除了「永久居民身份制度」,鄭宏泰認為香港人現時獲「雙重國籍」的優惠,可以持有「英國國民海外(BNO)」的英國國籍,是國家給予香港人一份大禮,以一種「默許」的形式存在。但「雙重國籍」帶來了「雙重效忠」的問題,這些問題一日不解決,只會日益嚴重。他說為了香港的長遠利益,應該重新區分「公民」和「居民」權利和義務,以體現中國公民的身份。

香港人效忠於誰?在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將達二十五年之際,確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國籍和居民權利的問題是否影響香港民心真正的回歸,也是香港未來需要認真審視的課題。面對未來,香港要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要與大灣區更緊密合作。然而,香港人若繼續以今天可以擁有BNO,可以將內地移居香港的同胞視為新移民等等以香港為本的地位,作為可以自感優越的憑據,這種心態會否影響香港可以高效投入大灣區發展,抓緊機遇,相信很多香港人現在都難以判斷。不過,今天既然有學者作出研究,並提出未來應進一步探討香港人身份問題,香港人看來不應抗拒。畢竟香港回歸已經接近二十五年,長達四分之一世紀,而未來香港和內地的全方位交流互通,只能進、不能退,讓香港人有機會重塑身份,看來也是未來必行的方向!
黃麗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