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好生活——音樂家的辛酸

  社會衝突,文藝活動也受影響,不少外來表演,好像大型音樂劇,紛紛取消,對演藝愛好者而言,今年是納悶的一年。所以,當有好節目如期上演,大家珍而重之,其中上海指揮家余隆與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會,入座率不算高,但來者都是愛樂人,當晚港樂有心思,安排演後藝術家對談。

  當晚音樂會的主要樂章,是由陳其鋼創作的《La joie de la souffrance》,以法文為標題,英譯《The Joy of Suffering》 ,算是直譯,中文變成《悲喜同源》,意思不完全準確,但有意境,並無不可。這是一首小提琴協奏曲,由小提家寧峰負責獨奏,他在藝術家對談環節上說︰「拉奏小提琴,英文說成play the violin,但如果達演奏水準,就要勤加練習。」他坦言自己從不享受練習,練習是「苦」的,而觀眾聽到音樂,就是「快樂」。一語道盡,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余隆笑說演奏家之苦,是大家難以想像的,「我認識(著名大提琴家)王健的時候,他才八歲。當年我和小同伴在足球場踢球,每天見到他父親背着一個大提琴,走在前面,王健就垂着頭,跟着在後面。」余隆想說的是,不要以為王健只靠音樂天份,其實他小時候整天練琴,吃了不少苦頭……藝術表演,背後付出多少血汗,鮮為人知。

張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