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在邵逸夫身邊的那些年

  好友蔡瀾先生在書展期間,有新書發佈會,我第一時間報名參加。

  新書名稱是《在邵逸夫身邊的那些年》,顧名思義,就是講述他和邵逸夫的一些往事。書裏的序,是這樣寫的:「我從小因家族關係,已認識了邵先生,後來自然而然地跟隨着他,在他身邊最少也有30多年。對於這個皇朝,我有講不完的故事……現在故事中的各個人物都走得七七八八,我自己的記憶也大不如前,是時候把記得的事寫下來了。不必有甚麼顧慮,反正都是真正發生過的,沒有添油加醬。事實到底是最有趣的報道,這段歷史要不留下來,也將永遠埋葬。」

  其實蔡生謙虛了,別的事情蔡生可能記憶會差一些,但是關於電影的一切,蔡生的記憶力是驚人的,像一本活字典。有次我們聊天,說起我喜歡的法國女演員Eva Green,蔡生馬上推薦我去看Eva剛出道時演過的《The Dreamers》。我們談起導演Stanley Kurick,蔡生又會跟我解釋Kubrick如何在電影Barry Lyndon中運用燈光的神技。我可以向各位電影迷保證,聽蔡生講電影知識電影圈軼事和影評,絕對是賞心樂事。

  進場前,我們先買好一堆書,在發佈會結束後請蔡生簽名留念。發佈會上蔡生妙語連珠,也把書裏的一些爆料預告給大家,比如他跟方逸華小姐的關係,蔡生用四個字總結:八字唔夾。書裏提及到的很多大導演大明星,皆已作古,令人唏噓。

  看蔡生書裏描述,當年他跟張徹、李翰祥、王羽、何莉莉、胡燕妮等一起的故事,畫面感十足,讓讀者恍如置身其間,真是過癮。我回家看完書後,決定把書裏提到當年的電影,比如《龍虎鬥》及蔡生首部監製的《裸屍痕》等,找出來看一遍。另外,書裏提到當年蔡生為了從東京辦公室緊急直接趕往韓國,處理王羽《龍虎鬥》電影製作問題,來不及照顧家中養的小鳥,回去時已經餓死,蔡生大呼罪過罪過:「從此知道照顧不到時,就別養了。」

  同場加插的,還有蔡瀾先生人生第一本用英文寫作的《Tales Of A Hong Kong Dandy》,光是裏面講述他跟東尼寇蒂斯在香港一次飯局的對話,已經值得一看。這本英文書是蔡生在疫情期間,完成的一件重要工作,用蔡生的話說就是:「不要被疫情打敗。」

  大家加油,一起戰勝疫情。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