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日光之下無新事

  八百多年前有樁街頭騙案,幾好笑。這件事發生在宋朝紹興年間,有個自稱「鐵牛道士」的人到處乞討,一個鄉紳好奇問:「喂,你這『鐵牛道士』的稱號是怎樣來的?」原來道士有一頭牛,每天能拉出瓜子大小的金糞。鄉紳兩眼發光想買下牠,道士拒絕,失去這頭牛,我這「鐵牛道士」日後如何行走江湖?但見鄉紳這麼有誠意,好啦,就把牛借你一晚吧。

  第二天一看,牛果然拉出了金糞,鄉紳心想發達了,纏着道士要買下這牛。道士說,我就勉為其難賣給你吧,你給我一年金糞的錢,這頭牛便永遠屬於你了。鄉紳一聽,有着數啊!立即成交。這時,鄉紳家中有個婢女突然病重,主人怕付殮葬費,第二天便讓婢女的家人以廉價為她贖身。豈料這婢女一走,牛就不再拉金糞了。大家都說是道士買通了這個婢女做手腳,可已經太遲了,騙子早已逃之夭夭。這笨蛋付了一大筆錢,只換來三顆瓜子大小的金粒。

  熟口熟面吧?九百年前的街頭騙案跟今天的沒兩樣。所有謊言,開始的時候總是美好的。但回首一看,就會發現破綻是多麼明顯,當時只要自己稍為用一用腦,都能看穿那只是一個毫無新意的圈套。同一個大話,重複又重複講了九百年居然仍有人信。如果九百年後尚未世界末日,這條舊橋仍有人受。人類幾千年都那麼壞,不意外。奇就奇在人類無論經過多少年的演化,仍是那麼蠢。

  從男女感情事、街頭騙案到社會大事,人類從來沒有吸取歷史的教訓。有時我想,或許騙子、惡棍和魔頭也不過是在不同時代裏輪迴着相同的角色,就像二千多年前虛偽的法利賽人,還有「金盆洗手」揚言釘死耶穌「唔關我事」的羅馬巡撫彼拉多,今天仍隨處可見。「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聖經》說的。演員換了,還不是那部老舊的戲。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