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隨遇而安

  鼠年第一次在這個專欄跟大家見面,先祝各位讀者大吉大利,身體健康。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是年初六,天氣清朗,雖然有點冷,但有陽光的冬日反而令人內心暖和。我抬頭望着蔚藍的天,忽然想起黃子華說的「世界很簡單,人類很複雜」。頭頂的樹葉剛長出鮮嫩的芽,陽光給每片樹葉鑲上銀邊。本來,世界是那麼好。

  我以前常寫生活的風花雪月、戀愛、旅行、時裝,有人問我為甚麼愛寫這些,大概因為我是從小就喜歡讀歷史的人,知道甚麼叫好景不常。以前為着那些港女十宗罪、職場陰招放暗箭等等吵個不休,現在才發現原來可以為這些小事吵架也是一種幸福,只是那時不覺得那是「小事」,鬥贏辦公室的八婆八公是人生頭等大事,如今面對武漢肺炎,生死攸關,才明白只要健康,只要依然活着,其他都很濕碎,任何一種挫敗都可以放低,任何一段已逝的感情都可以放低。

  讀歷史總是看見「好景不常」,不是太灰了嗎?人腦最美麗的地方是懂得變通,識得換角度。既然有好景不常,那壞景自然也不常,我從歷史領悟到的不是好壞,而是沒有任何一種狀態會永恆,總是不停改變的。如果要說甚麼生存策略的話,那就是要在順境的時候儲備能量(包括金錢、經驗和精神力量),有風駛盡艃是自取滅亡。逆境來臨時,請記住這麼糟糕的日子並不是永久的,壞景不常啊。倒是想說隨遇而安的「安」並非指坐着等上天打救,更不屬於那些口罩賣清光就在店舖搗亂罵店員、或瘋搶多過自己需要的自私精。「安」之為心安,頂天立地,善良正氣。在危難中守望相助,互相支援,每個人存活的機會都會提高。最可怕的其實並不是天災,而是人禍。無論環境如何,保存心中的善良,轉機必然會來的。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