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過不了自己

  疫症持續,聚餐免了,但也無法阻擋女人交換八卦資訊。舊同事來電,聊起兩位舊老闆的去向。第一位外號「黑寡婦」,是個令下屬聞風喪膽的婦人,她會於凌晨三點召下屬回來公司,逐個逐個罵得狗血淋頭,加上為剷除異己心狠手辣,全公司都怕了她。

  另一位又如何?老實講,打工這麼多年,我沒有遇過真正稱得上「好」的老闆,可能我運氣不佳,但更可能因為老細與員工的關係本質上就注定如此,永遠覺得自己是吃虧那一方。下屬認為我為公司出心出力,人工又低,老闆卻對我的付出視若無睹。老細則心想我花這麼多錢請你,就這般行行企企每年還有十幾日假,我對你這麼好你卻不知感恩!講句公道話,以我遇過的上司來說,「權叔」算不錯了。大家在背後稱他權叔,因為他未夠四十歲時已經老老土土,像個大叔。儘管對下屬沒有特別好,也從不刻意加害,是個平實的人。面對經常出陰招的「黑寡婦」,他也只是閃身避開而已。

  結局是權叔不敵黑寡婦,被鬥走了。黑寡婦多年來對總公司的皇上擦鞋送禮,再肉麻也還是一副笑騎騎的膠臉。她想獨霸權力,便向皇上落藥,權叔卻只一副好男不與女鬥的模樣光是捱打。舊同事來報料,權叔被總公司勸告自行辭職,即是炒魷。有時不是不想做好人,而是其他人太壞。見你心地好,要犧牲誰的話第一個就犧牲你,第一個就出賣你,量你這麼善良也不會還擊吧,反而平常慣性張牙舞爪的惡人,只要有一刻不害人已經被大讚特讚,也不會有誰敢去加害他。「人善被人欺」的道理不難明白,但若要將自己變成那種惡形惡相的婆娘,稍為有點家教的人還是做不出來吧,不是心地好壞的問題,而是頂唔順自己那麼cheap,那麼核凸,不是要對人交代,而是照鏡想嘔,過不了自己。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