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醫生的難處

  很多人覺得醫生收入高、社會地位高,是人生勝利組,現在疫情來襲,才知道前線醫護的慘況。內地網民稱,河北有醫生被病人扯開口罩吐口水,病人大罵︰「我活不了,你們都別想活!」

  過去兩千年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人卻沒怎麼改變過。二千多年前的漢初有一位名醫淳于意,醫術高明,為人正直,傾盡家財貼錢醫治窮人,不輕易為達官貴人治病。他的小女兒緹縈見父親從早忙到晚,連吃飯睡覺都沒有時間,心疼父親快要捱出病來,便勸他旅行幾天休息一下。豈料淳于意出門期間來了個病人,碰不上醫生,病故了。病人家屬非常憤怒,加上淳于意得罪了不少權貴,便借故誣告他延誤治療,借醫欺人,輕視生命。地方貪官當然是偏幫權貴,這是千百年官場不變的定律,便判了淳于意「肉刑」。當時的肉刑有三種:「黥」是在臉上刺字,讓人一看便知這是罪犯;第二是「劓」,即割掉鼻子;第三是把腳趾割去,全都十分殘忍。淳于意慨歎好人難做,只怨自己倒楣,一連生了五個女兒,到了要緊關頭沒一個兒子出主意。

  小女兒緹縈很難過,隨父上京並上書皇帝,願當官婢以贖父罪。漢文帝很感動,赦免了淳于意,還廢除了肉刑。其實生仔也不一定孝順吧!班固有五言古詩《詠史》:「百男何憒憒,不如一緹縈。」

  其實就算當時淳于意沒有放假,也不一定能救活那個病人吧。醫生是人,生死大權並不操控在人的手裏。在疫情之中,不少醫護人員冒着生命危險,連家人也不能見以免傳染,有教養的人會感激,只可惜不是人人都有教養。對人好,仍會有人嫌你不夠好。付出所有,仍會有人怪責你做得不夠。所以我們只能堅持信念,做對的事。無論任何年代,總有卑劣的人,因果卻從不走漏眼。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