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從打機分析心理

  我不打機。之所以會跟朋友K聊起他不吃不喝連續玩了十二小時的《刺客教條》,是想解決K的抑鬱。這傢伙三十多歲,活得一塌糊塗。事業、愛情、健康……全部一團糟。還好的是他自己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開門見山:「說吧,你到底在逃避甚麼?」他抓抓頭髮,不作聲。我見遊戲機放滿一地,便由這裏聊起。「這個game有甚麼吸引你?」K想想看,逐一數出:「我喜歡它給我的成果很具體,我只要做到某件事便可以得到ABCD這些回報,我也很享受扮演其他角色,還可以向別人提意見,教人應該做甚麼選擇。」

  我喝一口咖啡,慢慢說來。你喜歡這個遊戲給你具體的成果,就如你在現實生活裏,總是要求每一分付出必要給你帶來一分回報。我建議你早上跑步,你就說,跑完又怎樣?就算跑到甩掉十磅、跑到身體強壯,又如何?我的人生還不是依舊一團糟?但不是每一種回報都具體可見的,朋友對你的關心可以具體量化嗎?你也有過摯愛的人,愛是可觸摸的嗎?不可觸摸就代表那是假的嗎?剛相反吧,有些夫妻經常在facebook曬恩愛,又發誓,又貼甜蜜照,這些照片和誓言是具體的,但恩愛一定是真的嗎?不能是假裝出來嗎?有時正是因為明知那是假的,才需要具體的證明去保存自尊吧。

  這遊戲滿足了你逃避現實的慾望,讓你逃到虛擬世界扮演他人,給別人意見卻毋須承擔風險和後果。現實很殘酷,工作勁辛苦,當然想逃到不用辛勞付出的虛擬世界啊,可是你連自己的好都在逃避,那又是為甚麼呢?你認為所有朋友對你好都是因為你從前的另一半人緣好,大家才順便跟你玩,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喜歡跟你做朋友是因為那是你,而不是別人。面對自己吧,誰不是傷痕纍纍?別在乎回報,直接行動,一直做,回報會在出其不意的時候悄悄找上你。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