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歐鎊交叉盤長線下試0.73

        新冠肺炎影響廣泛,中、港、澳固然受到直接衝擊,多國封關令受航班停飛,遠行不得,而本土的人員流動性亦即時大減,零售業受創,我見大型商場餐廳失去九成客人,更長遠的影響是投資者開始感受到全球一體化,所謂分工合作,但生產力太過集中於某些地區壞處,未來必會削弱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

        新冠肺炎對於外國企業的影響很大,以汽車製造商為例,據BBC報道指,北京奔馳向天津武清區發函,希望政府讓其轄區內的19家汽車零件製造商可在2月10日復工,否則,北京奔馳每天將損失4億元人民幣,對京、津、冀經濟造成巨大損失。另外,匯大機械製造(湖州)有限公司無法復工,不能履行合同—每周向法國標誌在非洲的工廠交付10,000套轉向機殼體,令其面臨240萬元人民幣的違約金,甚或要賠償對客戶工廠造成的3,000萬元損失。

疫情衝擊德國汽車業

  德國汽車業首當其衝,原因是中國大陸佔了德國汽車全球銷售極大份額,大眾汽車佔了全球銷量四成;寶馬及奔馳怕皆佔約三成,有分析認為內地2月份汽車將會大減五成,未來一季產能亦會外降兩成。中國是歐盟第二大雙邊貿易夥伴,2018年總額達到6,046.04億歐羅,僅次於美國的6,736.42億歐羅,除汽車業受到影響外,供應鏈斷裂亦會令其他經濟範疇受到影響,德國首季GDP表現難以樂觀。

  上周德國公佈去年第四季GDP按年增長率由1.1%急降至0.3%,按季亦由0.2%增長降至零增長,歐羅區去年第四季GDP按季亦只有0.1%增長,德國今年首季GDP再次收縮不足為怪,屆時亦料拖累歐羅區經濟收縮。不過,正如筆者早前所指,即使如此亦是因為非經濟因素造成,在疫情消退,全球回復正常運作後,經濟自然重拾動力。然而,我相信所有國家將對全球一體化重新評估,並會將部份重要產品製造回流本土。

歐羅仍弱或試1.0640

  匯市方面,歐羅仍然是最弱的貨幣,上周幾失守1.0800,收市價1.0831接近全日低位1.0827,由於匯價已失守1.0840的江恩正方形180度角重要支持位,後市傾向下試另一重要支持1.0640才有望反彈。從CFTC公佈的最新數據可見,歐羅的投機性短倉仍然最多,截至上周二止的一周再增加14,140張至178,070張,長倉則減少2,237張至44,521張,短期弱勢未改。

  相反,英鎊投機性長倉同期增加7,908張至63,250張,短倉則減少4,984張至42,175張。上周英鎊兌美元高見1.3063後下跌,但低見1.3001後隨即大幅反彈,收報1.3047,暫時判斷,1.3000為英鎊兌美元短期重要支持位,短期有望維持在1.3000至1.3500之間波動。在歐羅短期看跌,而英鎊看漲的情況下,做淡歐羅兌英鎊交叉盤有較大值博率,風險亦較低(假設歐羅與英鎊兌美元同向發展)。

  歐羅英鎊以0.8300為關鍵橫行區最後支持,從月線圖觀察,歐羅兌英鎊早於2019年2月跌穿0.86收市已是向下訊號(更早的訊號在2017年9月出現),其後雖然反彈,惟並未扭轉跌勢,去年8月高見0.9325後再度下跌,如確認失守0.8300,中、長期下跌目標為0.7320,即略為試穿2015年的密集區頂部!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