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英鎊中期見1.5才回吐

        美國除了美元的國際地位無可取替之外,她亦穩坐每日COVID-19新確診數字一哥位置,在7月10日突破7萬宗,每日死亡人數亦有打破下降趨勢跡象,特朗普不帶不帶還須帶了(口罩)。大部份主要貨幣維持在6月中以來的波動區間,表現較佳的是紐元、瑞郎、澳元及日圓。

        上周納指表現勇猛,上周五創10622.35點歷史新高,最後亦創10617.44點歷史收市新高。標普五百及杜指則仍然受制6月11日的下跌裂口。另外,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在上周五曾低見0.569厘,是4月23日以來最低,反映市場避險情緒並未減退。美匯指數由對上一周收市的97.17跌至上周的96.66,相信是受到聯儲局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及美國COVID-19疫情再度惡化影響。

貨幣互換致縮表假象

        投資者或發現聯儲局資產負債表從6月9日當周開始,自71,689.36億美元持續減少至7月7日當周的69,207.16億美元,難道是表面量寬實為縮表?事實上,這是因為當局從3月25日開始,為應對美元短缺而與全球央行進行貨幣互換,當局在5月27日持有4,489.6億美元等值外幣,但在6月10日開始減持,截至7月8日止已降至1,790.95億美元,但當局為量化寬鬆而採取的主要資產購買額度,則升至61,451.03億美元。假設貨幣互換消除的速度為每周450億美元,則以目前接近1,800億美元的額度,四星期後我們將可看到聯儲局資產負債表規模開始上升。

市場觀望加央行議息

        本周三、四分別有加拿大及歐洲央行議息,要做的已做了,縱使再有行動亦只會在現有措施上加碼居多。市場開始對經濟數據的波動性沒有反應,上周加拿大公佈6月份就業人口大幅增加95.29萬,較預期的70萬及前值28.96萬多,失業率微由13.7%跌至12.3%,但未如預期般令美元兌加元大跌,不排除因為本周加拿大央行議息,市場擔心目前仍有0.25厘利息國家有減息風險。

        技術上,美元兌加元的下跌訊號仍然有效,但要注意,一旦向上突破上周三的高位1.3624收市,將視為初步轉升訊號,尤其匯價在6月11日上破1.3500後,至今未曾收低於該位,上破1.3624令匯價挑戰6月底高位1.3715可能性大增,惟即使如此,亦僅能判斷匯價處於橫行形態。

英國為硬脫歐作準備

        英鎊是另一隻需要關注的貨幣,雖說英國與歐盟仍未完成貿易談判,可能造成所謂的硬脫歐,但自約翰遜接任英國首相後,至今都維持堅定立場—不延遲脫歐及脫歐過渡期時間,準備硬脫歐。據《BBC》報道,英國已準備了7.05億英鎊基金以協助管理英國口岸,當中包括增加500個海關人員,主要管理的是英格、蘇格蘭及威爾斯外海,針對北愛爾蘭的措施將於未來數周公佈。基金亦會用於建設港口、內陸基建及IT系統,同時發展海關系統以降低貿易障礙。

        從CFTC公佈截至上周二的數據所見,對沖基金持有的英鎊長倉增加2,914張至38,060張,短倉則減少6張至49,395張,但上周英鎊兌美元升值1.1%,在主要貨幣中表現最佳,而且收市價重返1.26,注意,英鎊兌美元在1.2740以下橫行了四個月時間,在美元短、中期走勢偏弱的情況下,英鎊兌美元絕對有條件向上突破,而自2016年10月以來,英鎊兌美元明顯在1.20有強力支持,預期鎊匯將向上突破,挑戰1.50後才有回吐壓力。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