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控制孳息曲線不利美元

  由沙特阿拉伯主持的二十國(G20)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上周末透過視像召開,其後發表共同聲明指,G20將會繼續採取所有政策工具去對抗疫情,保障國民性命、工作及收入,並支持全球經濟復甦,推動金融體系反彈及避免下行風險。

        面對COVID-19疫症再度惡化,財金官員可以做甚麼?最重要是盡快研製疫苗,減少病毒傳染及死亡率,令經濟活動回復正常,屆時財政措施才能發揮作用。現時可以做的只有向企業及個人提供財政支援,但要注意,經濟活動既已放緩,貨幣供應並非從經濟活動中產生,而是憑空而出,未來勢必大幅推高通脹率,尤其當現時正常經濟活動不能產生資金流或盈利,金融產品自然成為製造財富效應的市場,但這等同製造金融泡沫,總有一天會爆破!

復甦基金談判未有結果

        歐盟上周六就成立「復甦基金」的談判未有結果,昨天繼續就相關議題召開會議,主要是在基金總規模、無償援助與貸款比例,以及接受援助成員國需要遵守的附加條件上存在分歧。目前以荷蘭為首的四個成員國(包括奧地利、瑞典及丹麥),反對以撥款形式向幾個南歐成員國提供援助,改以貸款形式及要求相關國家嚴守財政紀律。

        不過,南歐成員國如意大利及西班牙等,以及東歐則支持以撥款形式及拒絕大幅削減政府開支。看來只有成立歐洲聯邦國後才有望解決上述分歧,否則,每遇災難,歐盟各國都是各懷鬼胎,這亦是歐盟體制經常受到抨擊,且令人擔心終有一天會瓦解的原因。筆者認為,歐盟可採取「先苦後甜」的方案向受影響成員國提供援助,即先以貸款形式進行(及或附加較小比例的無償援助),在相關成員國達到一定要求時,降低其借貸利息,甚至最終達到削減債務。

歐羅走勢更勝澳元

        歐羅兌美元在月線圖上為第二個月高於20SMA(1.1173),轉升形態甚至比3月以來表現最強的澳元兌美元更佳,而對沖基金持有的歐羅短倉雖在上周二止增加2,810張至79,311張,但長倉亦增加了4,413張至53,992張。此外,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及耶倫皆認為,受到疫情影響,聯儲局或會採取孳息曲線控制措施,事實上,當局曾研究為短、中期債息設立上限。短、中期息率被壓制,資金若要尋找安全及較高回報債券,就要流入長債,這亦會將長息拖低,國債息率下跌有利企業得以較低息率進行借貸,有助經濟復甦。單從債息方面考慮,美債息率進一步下跌亦會削弱其吸引力,美元匯價亦受到影響。

加元重要阻力1.3500

        上周五歐羅兌美元收高於1.1425,是3月9日以來最高收市價,顯然未反映上述不利消息,故投資者要注意今天亞洲開市後歐羅表現,倘若歐盟就成立「復甦基金」的談判仍然膠着,慎防歐羅急速回落,下試1.1295的20日SMA支持;相反,如市場對不利消息全無反應,歐羅兌美元短期上破1.15的可能性大增,筆者目前主要基於技術面看好歐羅走勢,雖然美元具有避險作用,但明顯較黃金遜色,相信主要是聯儲局啟動無上限量寬所致,暫時仍以1.2555為歐羅兌美元中期上升目標。其他貨幣方面,英鎊兌美元仍以1.2650為主要橫行區阻力,守穩20日SMA(1.2497)可望突破該位,挑戰1.30。澳元兌美元明顯以0.7015為重要阻力,匯價突破該位收市有望上試0.7130;美元兌加元則要注意1.3500支持,一旦收低於該位,量度下跌目標可見1.3255。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