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英鎊可保最貴貨幣地位

        上周三大央行公佈議息,聯儲局對2023年指標利率預測(0.1至1.4厘),顯然與市場預期低息維持至2024年有別。美國通脹率如在2023年超過2%,儲局仍有可能加息。日央行鴿派立場不變,反而英倫銀行維持低息及寬鬆措施之餘,更在研究如何有效實行負利率值得關注。

        英倫銀行(BOE)在議息紀錄中明確表示,除非有明顯證據反映閒置產能減少,以及通脹率穩定在2%,否則,BOE無意收緊貨幣政策,BOE預期通脹率至2021年初仍會低於1%。不過一如其他央行,其中一個影響貨幣政策的主要因素是COVID-19疫情發展,而英國更多了一個脫歐的不確定性。

利率對匯價影響降低

  BOE表明如市場環境再度惡化,將會加大資產購買步伐以確保貨幣政策有效傳導,而在環球均衡利率已下跌了多年情況下,BOE表現會研究負利率的作用。隨著英國在2021年1月份脫離歐盟的時間漸近,BOE亦會在11月份貨幣政策會議中,就此對經濟的影響作出更廣泛的預測。由此相信,即使BOE打算採取負利率政策,最快亦是明年第一季。

  負利率會令英鎊大跌嗎?幾年前或者會,但目前主要浮動匯率貨幣利率已降至介乎0.25厘至0以下,息差影響已大大降低。這從期匯明顯可見,日圓10月期匯上周五收報0.00956,即相當於現104.60,2021年3月期匯0.0096045,即約104.12。至於英鎊,10月期匯收報1.2925,12月份1.2926,明年3月份1.2935,但明年12月則為1.3050。歐羅10月期匯上周五收報1.1846,但明年9月卻為1.1956。

期匯或預示將現通縮

  上述三種貨幣的指標利率皆低於美元,但日圓及歐羅匯價並未受到相關央行實行負利率影響,英鎊亦未受所謂硬脫歐風險的影響,遠期匯率皆上升,這反映對三種貨幣較有影響力的因素均是利率以外,而歐羅及英鎊面對英國脫歐因素,期貨投資者卻預期匯率走高,除有可能已消化了脫歐因素之外,亦有可能是預期歐洲甚至全球出現通縮,而程度超過負利率,反過來令提升貨幣購買力。

鎊匯穿1.20可能性不大

  近期不斷有親朋好友問我,現在是否買英鎊的時機?若然撇除槓桿炒賣因素,我認為英鎊兌美元在1.30以下是值得持有的,近年英鎊兌美元大跌分別是2016年6月脫歐投後,以及今年3月,但低位都只是1.14水平,撇除1.14不看,大約1.20就是2016年10月以來的強力支持。

  英鎊期貨長短合約早已出現淨長倉,反映具主導市場的力量早已重新看好英鎊。至於硬脫歐對英國經濟可以造成多大打擊,英國國會早於2018年11月發表報告指出,假設英國在無協議下脫歐,加上無歐盟公民移居英國,英國經濟在隨後15年將會收縮9.3%;假如有協議下(無貨物關稅、不設關卡及公平貿易)脫歐,同期經濟收縮6.7%。目前距離英國脫歐仍有三個多月,雙方仍在進行談判,未到最後一刻亦難料能否達成協議,但幾可肯定的是英國必定會在今年底脫離歐盟,脫歐因素對英鎊的影響將會消退,其後將回歸基本面,相信英鎊暫時仍可維持全球最貴貨幣的地位!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