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英鎊重上1.4絕非幻想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時間愈來愈近,目前民調顯示特朗普仍然落後於拜登幾個百分點,美國COVID-19疫情或令特朗普失分不少,而白人至上的種族歧視亦是令他失去少數族裔的選票,可以肯定特朗普將以中國作為競選的籌碼。

        四年前猜中特朗普將會勝出大選的美國歷史教授Allan Lichtman,預期拜登將於今屆大選勝出,他在過去40年即10屆總統選舉中,利用他設定的13個指標,成功猜中9屆總統當選人。他之所以預測特朗普將會敗選,是因為「侵侵」在踏入2020年後多了三項指標屬於否定的(至2019年底只有4個),令他總共有7個指標屬否定,而只要13個指標中有6個或以上是否定,當屆總統便不能連任。

特朗普連任機會仍高

  讓我們看看這三個新加入負面指標是甚麼。就是短期經濟預測、長期經濟預測,以及社會動盪。短期及長期經濟表現成為對他不利的因素,顯然是因為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但假設拜登是當今美國總統,難道他就一定做得比特朗普好,且能避免美國陷入經濟衰退嗎?全球有哪個主要經濟體沒有陷入經濟衰退?如撇除短期及長期經濟這兩個因素,即今年只新加了一個不利特朗普的指標,總數是5個,換言之,特朗普仍然有望連任!若然讀者認為有其他因素將令特朗普不能連任,那這教授的預測其實亦無甚特別之處!

  對於金融市場未來一個多月的表現,我認為波動性將會增加,後市100%看美國大選結果,再討論甚麼聯儲局究竟是鷹還鴿完全沒有意義,所謂政經政經,政治與經濟密不可分,在面對大選這不確定性的因素,股市投資者必然先行離場,匯市炒家亦會先將資金泊入美元(金價已累積巨大升幅,短期難為避難所)。

僅4%企業預期硬脫歐

  主要非美貨幣亦明顯轉弱,歐羅兌美元在1.17以上形成橫行密集區後,上周終於向下突破1.17,最低迫近1.16邊緣,匯價既已在日線圖失守複式頭肩頂頸線1.1710(以最低位計),量度下跌目標為1.1400;英鎊兌美元日線圖已呈一浪低於一浪形態,短期以3月以來最大升幅之50%調整位1.2445為主要支持。

  雖然英鎊面對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因素,但不要自作聰明認定會硬脫歐,未到10月15日歐盟峰會,甚至12月31日,誰都不知道英國與歐盟會否達成協議,若看期貨持倉,截至上周二止,對沖基金持有41,137張英鎊長倉,短期為25,110張,難道他們都是傻瓜?英國與歐盟無協議脫歐,誰肯定只對英國不利?

  將於11月卸任的英國工業聯會主席Dame Carolyn認為,雙方一定會達成脫歐協議,根據該組織向648間企業所做的調查,只有4%認為雙方不會達成貿易協議。英國廣播公司的歐洲編輯Katya Adler表示,一名歐盟外交官說,雙方在技術問題已達成了90%。剩下10%是政治性,如果未能解決,那90%共識就已無關重要。現時距離英國脫歐仍有三個月多時間,我認為雙方已心中有數,在有限時間內盡量爭取利益,最終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極高,屆時英鎊挑戰甚至重上1.40絕非幻想!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