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美元受惠避險短線續強

        上周五傳出特朗普對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反應,金融市場第一反應當然是負面,筆者第一反應是懷疑其真偽,尤其距離大選時間只有大約一個月,進一步的考慮當是特朗普退選,改由另一共和黨人參選,而拜登上台,對於全球目前現狀會有很大改變嗎?

        歷史上共有八名美國總統在任期間駕崩,1841年4月4日,第九任總統William Henry Harrison就在上任一個月後因肺炎而死亡;另外有兩個在任期間分別因為腦出血及心臟病而死亡。然而,出奇乎,餘下四名總統都是被暗殺而死的,當中包括了第十六任總統林肯,他是在1895年4月15日被槍殺而死亡,近代則有第三十五任總統甘迺迪1963年11月被暗殺!

特朗普中招有陰謀

  不過我想講的是,就算特朗普因病而死,但因為已到了換屆時間,就算佢唔死,但若未能連任,這與死有何分別(我指的是對美國的影響)?相反,他若死唔去,對今次選舉結果會否產生重大影響?例如博得中間選民的同情分?我對於他是否真中招有所懷疑,畢竟疫情在美國爆發大大話話成年,美國民眾理應無之前咁鬆懈,現在才中招?

  當然,特朗普反對戴口罩,現在中招是抵死,但反對戴口罩,認為是削弱人民權利的美國人多的是,既然只是個人問題,總統唔戴口罩與你何干?自身風險自己負責。舊有陳水扁中槍當選,今有特朗普中新冠肺炎,莫惟惹人聯想,個人認為今次中招有利其爭取選票,強力武器必然是中國牌!

歐羅受制複式頭肩頂

  有留意上周三筆者評論的,即使沒賺亦可避過一劫。上周三筆者指出,非美的反彈短暫,且預料在上周四觸頂。結果,上周四歐羅兌美元高見1.1769後回落,翌日低位1.1703;同日英鎊兌美元高見1.2978後亦曾低見1.2858,瑞郎及三隻商品貨幣亦在上周四觸頂後大幅回落。投資者或說,特朗普中招的消息令避險情緒升溫,美元受到追捧。筆者並非第一天炒匯,以我自己過去逾20年的觀察及經驗,這些所謂的消息永遠只是配合匯價的走向。

紐央行不容匯價升值

  從日線圖觀眾,投資者更清楚看到大部份非美仍然處於弱勢。歐羅兌美元仍然受制於20日SMA(1.1765),嚴格來說亦未收復複式頭肩頂頸線,下跌目標1.1490;英鎊及澳元兌美元同樣受制於20日SMA,前者仍然受到脫歐相關消息影響而震盪,後市先以0.6800為重要支持;紐元兌美元稍強,但亦必須收高於0.6647才可考慮短線看好,即使如此,貨幣政策傾向實行負利率將會抑制紐元的升勢。

  若然有分析認為負利率的炒作已經消化,那是極之不智的想法。紐西蘭儲備銀行已講明有可能行負利率,以及拋售紐元、購買外幣的非常規手段,難道它會容許期間紐元繼續升值嗎?從日線圖所見,紐元兌美元明顯在0.6800有龐大阻力,匯價調整至0.6135才有望回穩。美元兌加元1.30已成強大支持,現時亦在20日SMA(1.3272)見支持,後市上望1.3835目標不變。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