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美元大選後傾向貶值

  距離美國大選只有7日,但美國COVID-19疫情再度惡化,會否影響選民投票意欲?目前有大約四分之一選民已經提前投票,以免在11月3日正式投票當日太多人聚集增加病毒傳染風險。從感染COVID-19而死亡及特朗普支持者的年齡層來看,COVID-19對特朗普連任造成一定負面影響。

  從過去兩屆總統大選發現,年長者較支持共和黨。在2012年大選,45至64歲選民有51%支持共和黨,65歲及以上的有56%投票給該黨,而在2016年選舉中,兩個年齡層皆有53%支持共和黨。根據美國疫控及預防中心最新公佈,由今年2月1日至10月17日止,因感染COVID-19而死亡的總人數是207,882,當中45歲至64歲有37,618個,64歲或以上的有163,968個。

特朗普連任與否佛賓關鍵州

  以兩者在2016年大選支持特朗普的51%及53%比例及55.5%投票率計,特朗普僅失去5878名支持者。不過,上述期間因不同原因而死亡的人數就達到1,185,018個,當中45至64歲有427,587個,65歲以上的達到677,609個,同樣以上述比例計,特朗普失去了614,496張選票!不過,根據RealClearPolics(RCP)的調查,特朗普在兩個重要搖擺州—佛羅里達州及賓夕法尼亞州的支持率,僅落後於拜登少於2個及大約5個百分點,特朗普如可奪取此兩州的選舉人票,即使失去密歇根州及威斯康辛州,他仍然可以連任!

  若然特朗普連任,金融市場會有何反應?由於現在絕大多數人已被美國傳統媒體有利拜登的民調所影響,而特朗普又是看着美股指數製造政策者,其連任理應有利美股再創新高,但其對中國的外交政策必然更強硬,這點又會令到兩個大國關係緊張,故我依然認為,大論美國大選結果如何,美股必會先行大幅調整,杜指起碼跌至23,706點才有支持;標普五百跌至2,890點,納指綜指將跌至9,352點才回穩。

歐羅英鎊有望雙雙轉強

  由於這是美國自身因素引發,故環球資金未必流入美元避險,反而在歐盟與英國很可能達成脫歐協議下,歐羅及英鎊雙雙走強,歐羅兌美元預料將會突破1.20,挑戰1.2540的江恩270度垂直角;英鎊兌美元則可望上破1.3500。美匯指數傾向下試90,日圓亦很可能因市場的所謂避險理由而走強,金價亦有可能借勢夾淡倉,目前的支持及阻力位分別為20周SMA(1873)及1950美元。假如是拜登上台又如何?他老人家亦周身屎,一旦上台,不排對中國立場更強硬,美股豈能不跌?而這種情況同樣不利美元!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