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歐羅中期傾向挑戰1.35

        美國感恩節完結,美元兌主要非美貨幣全線下挫,表現較佳的是三隻商品貨幣,當中又以紐元表現最強,兌美元升值1.32%,要找理由,我相信只有一個,就是市場不再預期紐西蘭儲備銀行將會採取負利率的單一因素!

        美匯弱勢持續,主要受到多個因素影響。市場預期,COVID-19疫苗快將面世是重要因素,有了疫苗,經濟活動可望回復正常;其次是,市場預期拜登如果上台,將有利美國與歐洲重修舊好,美、中緊張關係亦有望緩和,最近期的是拜登若上台,他有意任命聯儲局前主席耶倫擔任財政部長,市場因此認為美國將會加推出刺激經濟措施。上述因素刺激美股上升,美元則因避險作用減退而受壓。

耶倫任財長非萬能

  不過,疫苗未有確實推出時間,實際效果亦未知,而經濟重啟是否一定代表大好亦成疑問。

  至於拜登若上台,即使與歐盟重拾友好關係,對中國立場不見得會軟化,而耶倫做了財長,亦非一言堂,許多財政政策仍需國會通過,早前聯儲局應財政部要求,將多出來而未用作舒困措施的4550億美元,計劃轉移至財政部的一般基金名下,除非由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批准,否則,耶倫即使上任財長亦無權動用。

美國政壇仍多變

  簡單而言,美國大選後,極其量只是換了個總統,而共和黨除繼續控制參議院之外,在眾議院的席位亦增加不少,筆者大膽推測,即使拜登上台,四年後將會下台,而在美國這個白人社會,以及今屆大選令美國人更加分裂,賀錦麗若想在下屆坐正(當選總統),我認為可能性不大,換言之,美國政壇未來仍然多變。此外,特朗普仍未放棄對賓夕法尼亞選舉舞弊的上訴,並將訴諸美國最高法院,誰是總統,明年1月20日才揭曉!

  匯市方面,眾多主要非美貨幣之中,投資者宜留意歐羅表現。歐羅兌美元已在大約1.17至1.20橫行整固4個月時間,上周收報1.1963,是2018年5月3日以來最高收市價,匯價在年底創年內新高,反映來年趨勢向上,加上亦是在感恩節期間發生,更具突破的意義,故幾可突破匯價在今年底將上破1.20,若以1.17至1.20作為橫行區波幅,以傳統的量度目標,歐羅兌美元將可升至1.23。不過這存在邏輯問題。若然匯價在1.17至1.20橫行6個月甚至一年,按照這種量度方法,上升幅度仍然只有300點子,顯然不合理!

傳統量度方法不合邏輯

  若從周線圖計算,並採用TD供給線量度,則歐羅兌美元中長線可升至大約1.3500。這個價位與假設匯價從今年3月份低位1.0637展開3浪上升,而幅度為1浪1.382倍的目標1.3697相對較接近。困擾了金融市場四年半的英國脫歐問題,有望隨著英國在今年底正式脫歐而消退,或許就是推動歐羅及英鎊匯價上升的藉口!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