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英鎊上半年或挑戰1.50

        動盪的2020年結束,但踏入新的一年,世界也不見得會安靜下來。COVID-19病毒仍然肆虐全球,更出現變種情況,目前可接種的疫苗能否阻止疫情擴散,仍然是未知之數,而各國經濟何時恢復正常,穩定增長亦無人能夠預知。英國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順利脫歐,將對雙方未來經濟表現有何影響,亦有待市場觀察。

        美元在去年3月急升急跌後持續走弱,澳元後來居上超越歐羅,澳元兌美元在2020年升值9.68%,在主要非美貨幣中表現最佳;歐羅與瑞郎則以8.97%及8.47%升幅,屈居第二及第三位;排第四位的是紐元,紐元兌美元升值6.77%,日圓、英鎊及加元則緊隨其後。

  受脫歐談判不明朗、油價低迷、全球經濟在第二季大幅收縮影響下,英鎊與加元受到直接影響最大,但在新的一年,英鎊及加元理應有更佳表現。

鎊匯1.30成重要支持

  若與2019年12月31日收市作比較,去年歐羅兌美元上升約1036點子;美元兌瑞郎下跌826點子;澳元兌美元亦升值630點子,但英鎊及加元兌美元,分別僅升值285及176點子。然而若由去年3月收市價計,升幅最大的三隻貨幣分別是澳元(升1575點子)、加元(升1366點子)及英鎊(升1257點子),其後是紐元(升1249點子)及歐羅(1005點子),隨後是瑞郎(升742點子)及日圓(升447點子)。

  由此可見,恢復動力最快及表現最弱的不是歐羅,而且困擾英鎊數年的脫歐因素消除,之後個別影響英鎊表現因素,亦不會像脫歐那麼嚴重,不要奢想英鎊會重回1.20,若然有機會見1.30,我肯定會有不少投資者趁低買入。危與機只是一念之差,就看你如何判斷。當然英國脫歐不等於所有問題就此解決,可以預期的風險之一,是蘇格蘭會否再次就脫英進行公投。

蘇再推脫英公投料受阻

  蘇格蘭首席部長兼民族黨黨魁施雅晴表示,該黨將會在今年5月6日競逐下議院選舉,務求推動脫英公投。不過根據《1998年蘇格蘭法案》,蘇格蘭議會不得通過與英國事務相關法案,這當然就包括蘇格蘭與英格蘭王國聯盟,況且約翰遜好不容易才清理前首相卡梅倫搞出的爛攤子,又怎會容許蘇格蘭在此時為剛脫歐的英國增添麻煩?況且蘇格蘭上次脫英公投的部份條件,是脫離英國後仍然承認英女皇為君主,以及繼續以英鎊作為法定貨幣,我相信在約翰遜任內不會容許蘇格蘭舉行脫英公投。

  英鎊兌美元在2020年最後一個交易日破頂,收市價為1.3675,是2018年5月1日以來最高,但以全年計,英鎊兌美元去年僅升值285點子,短期挑戰1.40可能性極高。由於蘇格蘭下議院將於今年5月6日舉行選舉,若然蘇格蘭民族黨有望再次控制下議院,從而令其有機會發動另一脫英公投,則要慎防鎊匯強勢在4月底5月初達到高峰會回落,1.50為2016年6月脫英公投前的高位,故英鎊兌美元後市若可輕易突破1.40並穩守該位,則匯價很可能在5月前挑戰1.50後,才借脫英公投等政治因素為藉口大幅回調。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