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瑞郎中期料跌至0.95

  近日市場焦點分散,美國民眾衝入國會,被指是受到特朗普煽動,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今日或會推動彈劾,令其即時下台。不過有分析指出,民主黨彈劾特朗普是另有目的,就是令他以後都不能從事公務,即不能在2024年捲土重來再次參選!原因是即使通過彈劾,亦要花很長時間去調查,而且更要三分之二參議員支持才可通過。

  由於美國國會已確認拜登勝出大選,市場開始炒作,在他上台後將會推出更大規模的刺激經濟措施,筆者覺得十分好笑,怎樣才算是大規模?自去年3月以來,美國政府及聯儲局採取的一系列抗疫措施就是大規模?小心中了大戶圈套。

  不過,這種預期應與近日美國10年長債孳息抽升有關。10年期長債息率跌到1厘以下,十分離譜,不合理的最終都會返回合理水平,故10年債息回升只是時間問題,若非近期急升,而是兩個月後或一年後急升,市場都可以套上多個理由。

  市場多數解釋是炒通脹上升,又或是拜登將會推出大規模刺激經濟政策,從而令債務增加,這又是一個藉口!2013年,美國曾發生財政懸崖危機,皆因兩黨對於財赤上限存在分歧,當時共和黨控制眾議院,自然要顯示該黨存在!當年美國政府債務達到GDP的232.5%,2019年升至236.6%,實際債務數字亦由超過16.7萬億美元,增至去年的近27萬億美元!債務一直都是市場用以炒作美元貶值或通脹上升的理由。

長債息升為發債鋪路

  經過多年量寬及為抗疫再加碼量寬,除令美股急升外,卻未能持續推升通脹,故近期長債息率急升,相信是市場先以債務憂慮為炒作理由,但巨額量寬若真的令資金重投實體經濟,通脹必定快速飆升。另一個猜想是,拜登若要推動大規模刺激經濟措施,錢,也必定是從發債而來,如此低息誰會買?不論背後是否有無形之手操控,將長債息率推高至例如1.5或2厘,屆時美國財政部發債亦以此作標售息率參考,認購長債的投資者自可獲得較為正常回報。

  歐羅兌美元周一收低於20天線(1.2222),短期該線將成為反彈阻力,由於1.2140位於江恩正方形180度角,故視為重要支持位,一旦失守,匯價料跌至1.1940的135度角才見支持。

  美元兌日圓在1月6日低見102.59後,即日呈單日轉向,其後持續攀升,目前已連續三個交易日收高於20天線(103.52),昨天至歐洲午市仍能穩守在104以上,預期美元反彈浪將會持續,並以107.40反彈目標。

  在歐羅及日圓皆走弱下,瑞郎自然亦難逃一跌,美元兌瑞郎日線圖走勢已呈雙底形態,短期料升至0.9080才遇阻力,但若針對2019年4月以來的跌浪展開反彈,則可以該浪跌幅50%的0.9500為中期目標。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