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歐羅升至1.4770指日可待

  昨日候任美國財長耶倫發表講話,由於此前她建議美國應趁目前低息環境進行更大動作,其意明顯是趁低息大量發債。目前美國國債已達到27萬億美元,利息開支絕不可忽視,現時全球處於超低利率環境,各國政府不趁現時大量發債還待何時?

  固然,強美元必定是美國國策,但弱美元亦非一定對美國不利。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其實絕非新概念,自1971年8月15日金本位崩潰後,至今美元在全球仍然處於主導地位。1985年的《廣場協議》就是要扭轉過強的美元,而其後在1987年簽訂的《羅浮宮協議》,則是為了阻止因《廣場協議》導致美元持續貶值的情況。由此可見,強美元或弱美元政策,完全視乎美國的需要而定。當然,今時今日,美國已不可能要求主要發達國家配合,以達致對自身有利的匯率政策。

央行必趁超低息大量發債

  2007年金融海嘯爆發,距今已有十數年,但全球經濟仍然跌跌蕩盪,去年初以來更受到COVID-19病毒侵襲,有待復原的經濟再次遭到重創。全球央行一同採取有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寬鬆貨幣政策,利率水平降低歷史低點。故不論誰掌管美國財政部,此刻都必定會利用超低息環境去大量發債,那你會問,錢從何來?(誰會買國債),那你就要想想,過去四年美股上升了多少?這就是筆者之前所講,經濟不景氣時,量寬流出的資金轉投股市,這不但製造財富效應,亦等於在另一邊幫了財政印鈔,但股價在缺乏實質基本面支持下,最終會打回原形。

  不論投資者擔心美國債務問題惡化,或是擔心通脹急升,都會導近債息上升,美國10年期債息急升至1厘,2013年的財政懸崖問題導致美國主權債務評級下跌,但資金為避險而又流入美債,何其妙哉!

美匯指數或已短期見底

  美匯指數近期低位89.21,與大型雙頂頸線88.25相差不足1點,故不排除美元已短期見底,若從技術角度看,美匯指數跌穿88.25,量度下跌目標為72.68,這等於歐羅兌美元突破大型雙底頸線1.2555,升至量度目標1.4770!這並非不可能,但現在不可能!從時周期看,下一個轉角位應在今年中即6月底7月初,屆時美元是反彈結束,還是跌勢已盡,還看投資者想先甜後苦或先苦後甜了!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