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圓匯難突破100關口

        上周三大央行結束了今年首次貨幣政策會議,最鴿當是日本央行,因議息聲明維持一貫措詞—在扣除新鮮食品後的核心通脹率穩定在2%以上之前,央行都會繼續擴大貨幣基礎。

        目前全球感染COVID-19病毒人數接近9940萬,死亡人數超過213萬。日本在1月9日單日感染人數創7855宗新高。日本政府亦在1月13日宣佈再有7個府縣進入緊急狀態,相關地區餐廳營業時間縮短,居民亦要避免不必要的外出,酒類提供限時在上午11點至晚7點。雖然其後新增確診人數下降,但上周六仍新增5054個宗。

疫下東奧難成事

  至於東京奧運,我仍然認為搞唔成機會較大。疫情發展是首個主要原因,縱有疫苗,接種及成效需時,加上已變種病毒,即新疫苗與變種病毒競賽,就算日本一個新增病例都無,但搞奧運就要開關,外國若仍未完全受控,不排除會輸入病例。最重要的一點是,日本政府是希望藉著搞奧運刺激消費,推動經濟增長,但若只有運動員參加奧運,未能吸引旅客到訪有何用?此外,疫情肯定亦會影響運動員的日常訓練,如此又怎會有好成績?不過,國際奧委會(IOC)主席巴赫在本月21日接受日本共同社訪問時表示,目前沒有理由認為奧運不能在今年7月揭幕,更沒有備選方案(延後或取消)。我認為這只是官方口脗,全球疫情能否在上半年受控極其關鍵,屆時若然允許外國人入境,是否毋須隔離?否則,日本很可能成為「病毒中轉站」。

美日息差拉闊壓圓匯

  筆者看淡日圓中、長期走勢。美國長債息率走高,美、日息差擴大,吸引日資流入美國債市,同樣令日圓受壓;日本財務省干預匯市風險亦令日圓難以突破100關口。技術上,美元兌日圓在今年1月6日低見102.59後回升,第一周的走勢更形成強烈轉升形態,故暫時判斷美元兌日圓已在102.59中線見底,後市料繼續向105.55及108.55進發。從更大的時間架構來看,美元兌日圓完成2011年10至2015年6月的上升浪後回調,2016年6月低見98.94,較相關升浪中位數100.78僅低184點,至今從未跌逾該位,而從2015年6月以來,美元兌日圓走勢可以平底下降角形視之,故除非日圓有能力攻破98.94,否則,現時絕非追買日圓的時候。

上半年難望出現單邊市

  1999至2020年的22年間,美元兌日圓平均每年高位差距1550點子(最少788,最多2495),以弱勢收市—收市價處於全年波幅下限20%以下,及以強勢收市—收市價處於全年波幅上限80%以上,剛好皆有7年,即匯價處於單邊市的機會率有63.6%,而在波幅中值以下,但又未低於20%的時間則有5年。筆者估計,上半年將會維持反覆震盪格局,到下半年,匯市才有望出現單邊趨勢市。

  歐羅兌美元上周反彈剛好受制20日SMA(1.2195),但目前1.2000顯然亦成為強力支持位,整體走勢仍然傾向突破前1.2555;英鎊兌美元則仍在20日SMA(1.3603)以上反覆走強,惟短期仍以1.40為主要心理阻力,以過去22年,英鎊兌美元高低差距並無一年低於1000點子,以本月最低1.3450計,英鎊兌美元升至1.4450才會調整。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