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瑞郎中長線將重返一算

  雖然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及財長耶倫皆表示,通脹不會對美國經濟增長構成威脅,但佢有佢講,投資者有自己的看法。因為,兩位財金官員是在「說」通脹沒有威脅,但投資者卻要為通脹升溫可能作好準備,而且投資市場亦不見得完全相信財金官員的言論。從另一角度看,所謂「無威脅」,所指的相信是不會改變當局的寬鬆貨幣政策立場,而鮑威爾亦一再重申(在聯儲局經濟預測中亦見),當局預期最快亦要到2023年才達到通脹目標,因此,他或耶倫又怎可能認同通脹會在短期內升溫的觀點?

  昨日美國勞工部公佈2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市場預期按年升1.7%,基數效將反映美國整體通脹率在3至6月必定高於2%。美國債息料在上半年維持上升趨勢,肉眼可見,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高於通脹率,由此幾可肯定,息率最遲在第二季必破2厘!

黃金未到反擊階段

  關鍵是投資者是否完全忽視低基數效應,由現時主力炒經濟復甦轉向炒通脹升溫,若屬後者則對股市不利,屆時股市與債息同步下跌(因資金重新流入債市避險),雖然如此,已經擴闊美債息差難以收窄,因為股市若下跌,即使現時處於負值的德國債息仍會下跌,而美元匯價將會繼續受惠於債息差距,但金價未到絕地反擊的階段,主要理由仍是全球經濟逐步復甦的預期。

  之前已曾指出,息率趨升不利日圓及瑞郎,兩者之中以瑞郎持續貶值最明確。首先,瑞郎與美元負息差最大;;其次,瑞士央行(SNB)干預匯率的態度言行一致;第三,目前美元全面走強,瑞郎不論是跟歐羅或日圓,走勢都是貶值。有分析指聯儲局現階段不會加息,這個當然,但不加息不等於市場毋須擔心通脹,反之,通脹上升而聯儲局仍然維持低息,這正是債息抽高的原因。

央行或重設匯率下限

  瑞士2月份CPI按年下跌0.5%,是連續第十三個月出現通縮,亦即SNB無可能加息,但美國債息傾向持續走高,令瑞郎沽壓增加,這肯定是SNB所樂見的,我預期美元兌瑞郎中長線將會重返1算以上,美元兌瑞郎低於1算極不合理,小心SNB乘機再出招,重新設定歐羅兌瑞郎1.20的匯率下限,屆時美元兌瑞郎亦會急升。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